第66章:瞧瞧热闹

小说: 地主婆的那些事儿 作者: 今朝醉也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3895 阅读进度:66/73

真心?谢东来嗤之以鼻,如青姨娘这般将野心都写在脸上的人会有真心吗?答案显而易见。

有野心是好事,可打着真心的旗号多少有些恶心人了,谢东来忽然有些明白自家老爷的转变了。

与这些肤浅贪婪的女人厮混,倒不如守着太太一人,至少太太人品出众家世清贵,不论哪方面都足以与老爷相配。

他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鄙夷,将青姨娘上下打量一番,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姨娘何必非要生事呢?你去找太太也无用,遣散你们出府乃是老爷的意思。”

这话犹如尖刀一般刺入青姨娘的心窝,打破她最后一丝幻想,瞧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梅姨娘顿时笑出声来。

“多新鲜啊,你到现在还冥顽不灵,若不是老爷下的命令,太太又何必来做这恶人,她连我生忠哥儿都能容忍,还大度的让忠哥儿入宗谱,又岂会介意多养几个妾室通房。”

青姨娘连稳住身形的力量都没有了,她扶着右手边的墙壁,对着梅姨娘歇斯底里道

“你这贱人还不闭嘴!有你说话的份吗?你又比我强多少?明明生了老爷的庶长子,却还落个扫地出门的结局,简直愚不可及。”

梅姨娘自打忠哥儿回来后就彻底想开了,她并没有动怒,只是有些怜悯的看着青姨娘。

摇曳生姿的走到她跟前站定,轻笑道

“你当真以为自己聪明啊?活到今天都看不清形势,就你那上不得台面的下作手段,是太太懒得搭理,如今既放了咱们走,你不感恩也就罢了,还想要反对,简直自不量力。”

这是梅姨娘最后一次劝说她,也算是全了两人这么多年的情分,随即她又走到东来面前,客气道“谢管事,我想先去跟忠哥儿道个别,就不耽误你办差了。”

东来也不拿乔,恭敬的送她离开,人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梅姨娘还没出府,他就得拿她当府里正经姨娘看待。

看着梅姨娘离开的背影,东来有些感慨,她如今倒是通透许多,若是早点开窍,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梅姨娘自然是不知道东来想的,即便是知道了,也只会淡然一笑,人只有自己经历了才会真正成长感悟,这个过程别人代替不了,也帮不了,它需要时间来沉淀,无所谓好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青姨娘畅通无阻的来到前院,虽然忠哥儿离开了她身边,但不论是老爷还是太太都未曾阻拦过她靠近忠哥儿。

廊檐下等候的小厮,远远瞧见她来赶忙行礼问安。

“给姨娘请安,哥儿刚从先生那边回来,正在琢磨画呢。”

梅姨娘点点头,放轻脚步走到书房外,透过窗户往里瞧,见儿子认真的模样很是欣慰,难得他有雅兴赏画,梅姨娘一时间不忍进去打扰。

或许是忠哥儿自己想开了,又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他每天的精神头都很足,饭也比之前吃的多了,个子蹭蹭的往上长,人也圆润了些,看着倒是更加壮实了。

梅姨娘看着儿子坚毅的小身板,感慨万千,终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但愿太太真是个心善之人吧,这样儿子的未来就差不了。

想的多了,梅姨娘反而没了与儿子告别的勇气,她曾因自己的私欲让儿子变成残疾,如今又为了自己的未来离他而去,这辈子终究是欠了他的。

梅姨娘用帕子擦拭着眼泪,她怕自己克制不住动摇了离开的决心,最终还是选择狠心离开。

想着还是给忠哥儿留封信,怨也好怪也好她都受了,只怪这人生太过漫长苦痛,她总要多爱自己一些。

这边梅姨娘大彻大悟准备奔赴新生活,那边青姨娘胡搅蛮缠,吵死吵活要去见太太,谢东来担心她冲动之下伤害到太太,怎么都不肯松口,毕竟太太身怀有孕经不起磕磕碰碰。

奈何一个悲愤欲绝的女人力量太过强大,她拿出拼死一搏的勇气来斗争,东来也无可奈何。

最后,消息到底还是传到了舒苒耳里,她打发了个小丫头来传话,让青姨娘来正院。

谢东来听到消息自然是不高兴的,他阻拦这么久,就是不想两人正面起冲突,如今太太自己愿意见她,东来自然没办法阻拦。

去正院的路上,青姨娘见东来神经紧绷,嘲讽一笑,“谢管事不必如此紧张,我只是要跟太太说几句话而已,并非要对她不利。”

谢东来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哪里会轻易信了她说的,始终带着警惕之心,不咸不淡的回道

“姨娘误会了,守护太太乃是属下的职责所在,老爷临行前着重交代过,不管是何人找太太,属下都会严阵以待。”

青姨娘闻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你无需跟我强调老爷有多爱重太太,你是老爷的人,该关心的是老爷,我看太太心里未必真有老爷。”

说罢她便扭着腰肢大步向前,反正她落不了好,也总得给旁人添添堵才公平。

谢东来摇头失笑,他一个当下人的,难不成还能管得着主子的感情之事,情情爱爱的玩意儿他不懂,只要老爷高兴就成。

青姨娘若是知道自己这眼药上给了瞎子看,只怕该呕血了。

与想象中的严阵以待不同,正院的气氛很是轻松惬意。

舒苒正慵懒的坐在院中赏着春景儿,吃着用各色果子调制的果茶,瞧见青姨娘来展颜一笑。

虽是身怀六甲,可她姿态从容,未施脂粉却光彩照人,眼里的光让青姨娘见了下意识想躲闪开。

舒苒好似没瞧见她的失态,语气平和的说道“既然来了,便坐着说会儿话吧。”

舒苒颔首示意她坐在自己对面的方凳上,她坦然且从容。

“太太不觉得愧疚吗?我们都是老爷的女人,都还年轻,凭什么就要将我们赶出府?我不服!”

舒苒噗嗤一笑,好似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差点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有什么好愧疚的,你问我凭什么?这我哪里能知道,当初你们进府的时候又凭的什么呢?”

青姨娘回忆起刚入府时的风光,脸上不自觉带上了骄傲,“凭的自然是老爷的爱重,太太何必明知故问。”

舒苒失笑的摇摇头,“既然你当初进府时凭的是老爷的爱重,那赶你出府自然是因为老爷厌弃你了啊,多显而易见的道理呢,你又何苦跑来问我。”

青姨娘闻心口一滞,她呼吸急促起来,“老爷对我不会这般无情的,定是你蛊惑他的。”

舒苒有些同情她了,这女人野心勃勃,万般手段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被姚老爷一脚踢出去了,惨是真的惨,可惜舒苒并不觉得同情。

“我若是能蛊惑他,哪里还会有你们的存在,遣散你们真不是我的意思,我也是今日才知道的,信不信就随你了。”

青姨娘也没别的法子可使,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行几步走到舒苒跟前,磕着头恳求道

“太太,贱妾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鬼,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姚家的,求您让贱妾守着老爷吧,给贱妾一个容身之处即可,贱妾不会与您争宠的。”

还真稀奇,这还是青姨娘头一回服软呢,可惜啊,舒苒不是那怜香惜玉的人。

“换位思考一下,你若是我会答应吗?有那闲工夫,倒不如好好规划一下未来,毕竟男人多的是,没了姚老爷总还有张老爷李老爷……有钱有势的男人多的是呢。”

舒苒倒也不是故意说这话奚落她,而是真的这般想的,这女人真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歪脖树上。

青姨娘知道事已成定局,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她踉跄着站起身,豁出脸面也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继续下去只会自取其辱。

她恶狠狠的看着舒苒说道“太太莫要觉得自己了不起,你赢了我们并不代表从此就高枕无忧,老爷龙精虎猛总还会有其他女人的,到那时,希望太太还能赢。”

说完话也不理会舒苒是何表情,挺直着脊背转身往外走。

云杉气的牙痒痒,大声嚷道“你怎么说话呢?没见过这么不要脸面的,你自己让老爷厌弃了,临走还要恶心太太,真是岂有此理。”

她边说边气势汹汹的要冲上去与她撕打,舒苒一把将她拉回来,哭笑不得道

“你真是沉不住气,她心情不好,说句气话听听就成了,何苦跟她计较,所谓穷寇莫追,让人家发泄一下也无妨,更何况她说的又不会成真,何必计较呢。”

舒苒心胸宽广,对姚老爷也并未爱到骨子里,又是心志坚定的人,怎会让自己受伤。

“人都要走了,就不计较了,这几日可有人送帖子上门?我想要带姐儿们出去走走,总是待在府里也不成事。”

云杉成功被这话转移了注意力,“昨儿个门房那边来报,说是三老太爷府里送帖子来了,婢子也没打开瞧瞧,这就给您拿去。”

到底还是小丫头,一下子就忘了方才的事,舒苒心里有数,估摸着就是冯二奶奶送的帖子了,定是冯二奶奶那酒楼要开业了。

原以为从姚家屯回来就会收到请帖的,不想推迟了几日,也不知是何缘故,云杉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恭敬的将帖子递给舒苒。

果然不出她所料,“明儿个冯二奶奶酒楼开业,请我去观礼呢,左右在家闲着无事,待会儿你去姐儿们那边跑一趟,明日带她们一起去瞧瞧热闹。”

云杉恭敬应诺,见主子没有的旁的话说,云杉好奇的开口问道“太太,您怎么不好奇梅姨娘的事啊,跟着她的小丫头说,梅姨娘去了前院并未见忠哥儿呢,这会儿估计在收拾行李了,怎么就这么心狠呢。”

舒苒敲了敲她的脑袋,嗔怪道“你莫要乱说话,忠哥儿还在府里呢,总要多顾及他一些,梅姨娘才是聪明人呢。”

云杉很是不理解,这连儿子都不要了,分明就是心狠自私。

舒苒知她想不明白,好心提醒道“梅姨娘一走,忠哥儿没了生母自然会与我亲近些,这样对忠哥儿是有利还是有弊?”

云杉理所当然道,“与太太这个嫡母亲近自然是有利的。”

舒苒点点头,接着分析道“梅姨娘留下来,除了守着忠哥儿孤独终老,还能做什么呢?一辈子就这么枯萎在这后院里,一点都不值得。”

云杉反驳道“老爷已经准了她留下养老,出去了恐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吧。”

舒苒并不赞同她这说法,意味深长道“饿不死的日子确实好过,可心里的孤独寂寞谁能懂呢,忠哥儿又不是离不了人的幼童,梅姨娘追求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什么错。”

虽然这番话与云杉的受到的教育相冲突,但她本能的觉得,还是太太说的更有道理。

虽理解的不够透彻,听着却极有道理,暗暗下决心,空闲的时间还是得多看点书,不然连太太的话都该听不懂了。

s..book528902610820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地主婆的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