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京

小说: 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作者: 奶油蛋挞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157 阅读进度:1/26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呜呜呜,我的将军啊,怎么就成女的了?呜呜呜。”

女子一旁的女子赶紧捂住她的嘴,这话可不能被人听见,万一落到士兵们耳朵里,回去跟将军一提……唉,试问这京都,哪家女子不想嫁给将军?

可可是将军是女儿身,她们也是女儿身……

同样泣不成声的人还有好多,季筠粗略看了看,都是女子。

马背之上,平时束起的头发被放下,编成无数细小的辫子,再用发冠固定,一个简单而又不失帅气的高马尾就这样诞生了。

哭戏的同时,香帕一边擦去面颊的泪痕,精心打扮的妆面可不能花了。

将军虽是女儿身,可她帅啊。

女儿身又如何?当今圣上是她表哥,生母又是公主,自己更是手握兵权的将军,这么多头衔落在她身上,一点儿也不嫌多。

“唉,我说将军啊,你就应该等回京了再说自己女子的身份,我大哥的女儿在家里哭了三天三夜,油盐不进啊。当初说着非将军不嫁,现在你你……唉。”

老陈一声叹气,站在季筠身后不知多少部将都在心里默默叹气。

谁家没个闺女啊,要么亲戚家总会有,自己在军营里日日见到季筠,大家都没看出她是女子,都想着不能做自己女婿,好歹能做个亲戚,谁知……

季筠低眸不语。

她自己也从没想过,代父从军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语文课本上的木兰辞,会成为自己此时此刻最真实的写照。

跟花木兰不同之处,那便是她家里没有兄长,也没有父亲,她的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儿了,所以她必须要活着从战场回来。

不能留下她一人孤苦伶仃。

翻身下马,一众部将朝季筠抱拳,“再会。”

“再会。”

明天要上朝复命,季筠知道自己会等来怎样一道圣旨。

电视剧看多了,套路也懂得多了,即便是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季筠也知道表哥的套路是什么。

大权旁落,是所有皇室最忌讳的一点。

兵权,若是没能自己人手里,每天晚上睡觉都不安稳。

这个位置经常换人,季筠知道自己无法在这个位置上常坐,只希望他能看在二人的情份上,给她在京中挂个闲职,陪着母亲。

“娘,女儿回来了。”

一行人急匆匆从里屋头走出来,为首的女子一身雍容华贵的着装,季筠刚才听守门的人说了,母亲今天去了宫里。

大约是太后找她去叙旧吧,姑嫂之间,每次说的都是跟往事有关。

季筠不喜欢那样的气氛,打小就不喜欢参与,但还是能猜得到她们对话的内容。

边关的战事平息了,召她回京,说是太后念她母亲年迈,她们季家只有她一个孩子,要给她赐婚延续香火。

赐婚是假,要收回她兵权是真。

短短四年的时间,她坐上将军这个位置,可不只是因为她的身份,都是她用血换来的。

身上落下无数伤痕,厉姬怕弄疼了季筠,她不知道女儿这次回来,身上又多了几道伤疤。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小心翼翼扶着女儿双肩,半年时间不见,女儿长高了,“心儿,去给你家小姐打水擦擦脸,渺儿,去厨房看看晚饭做好了没。”

“是。”

两个婢女赶紧照着厉姬的吩咐去做。

偌大的公主府,只得两位主人。

长公主厉姬,在太上皇驾崩后,新皇登基,作为太上皇唯一的同胞妹妹,新皇提出要重修公主府,厉姬寻了个理由推脱了,唯一希望的,便是让女儿进去军营。

能在众多皇子中站到最后,侄儿是怎样的人,厉姬心里明白得很。

一笔交易便开始了,这一走,就是四年,半年前回来不到十天,一张圣旨又把女儿调回了边关。

对外是养伤,对内则是……

“娘,我懂得,只是那个夜王你知道的,他就是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我……”

“夫妻夫妻,那也得有感情的才能叫夫妻,来,多吃点肉。”

厉姬知道女儿心里苦,她心里难道就不是?

厉恒虽然跟自己一样都姓厉,但他跟皇室并没有多大关系。

异姓王,自开国以来,厉恒的爷爷是第一位,一直传到他这一代,是第三代了。

一个没有任何权势的王爷,皇帝把她许配给他,之后收了她的兵权,的确够放心,两个人都不会威胁到他的政权,必要的时候还能拿出来走个过场,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仁义的好皇帝。

“你们俩成亲,以他那样花心,你就拿出你平时在军营里对待下属那一套,直接跟他挑明了,只在人前是夫妻。”

表面夫妻?这个季筠倒也想到了,就怕对方不愿意。

算不上一个特别合格的穿越者,季筠睁开眼睛就是个只懂得哇哇大哭的小娃娃,从现代社会没带来任何好东西,没有手机跟电脑的日子,十几年也就这么熬过来了。

养在厉姬身边这么些年,每次看到她偷偷落泪,季筠一点嫁人的想法都没有。

比起爱情,带兵打仗,能让百姓安居乐业,是她最想看到的。

边关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随时都可以丢了性命,可她更愿意待在边关,可是母亲在京都,她不得不回来。

在边关,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没有人束缚她,穿上男子的衣服,季筠把自己当男人当了四年了,更京都那些娇滴滴的世家子女比起来,行为举止确实粗俗了些。

别人举手投足都是柔美之气,而她全是英气,还有硬气。

跟边关比起来,季筠觉得京都太麻烦了。

哪儿都得守着规矩,也只有在自己的将军府里能自在随意些。

“姑娘以后出门可要小心些,身边还是多带几个人保护着,万一哪天又有逮人出现,身旁不一定会有人出手相救。”

一双手素手摘下面纱,眉眼如画,周围发出惊叹的赞美,李苏洛上前朝季筠缓缓行礼。

“多谢公子搭救,不知公子姓名,小女日后好上门答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