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同床异梦

小说: 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作者: 奶油蛋挞 更新时间:2021-10-23 字数:2274 阅读进度:5/26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皇室里的手段有多高明,厉恒不在深宫,但也见识过。

慢性毒药,每日一点下在饭菜中,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吃下,直到闭上眼睛都不敢相信有人要毒害自己。

厉宸如果手段不恨,也没法坐在如今这个位置上。

能坐上这个位置的人,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厉恒这点还是明白的。

“以后就是夫妻了,别拘束着,朕要去批奏折,你们随意。”

太后去做糕点,季筠不走,主位走了,厉恒今天来的目的还没达到,他也不走。

二人向厉宸行礼,厉宸别有深意的看了季筠腰间的玉佩,厉恒站在他身侧,看得清楚。

这玉佩他认得,想必朝堂上不少人都认得,皇帝把玉佩给季筠,寓意不要太明显。

厉宸走后,季筠挥手让侍女们退下。

桌上有不少吃食,季筠知道厉恒是不会吃的。

深宫之中,最容易中招的,往往是不起眼的东西。季筠看厉恒这样谨慎,嘴角的笑意渐浓。

“你很怕死?这盘糖果里面,有一半是可以吃的,有一半不能吃,你很谨慎。”

这点小伎俩只能骗骗外人,有些东西不能靠外表去判断,要靠气味。

太后的母亲是个擅长制毒的神医,虽然不是直系亲戚,季筠不相信厉恒学不到一点皮毛,好歹也得学点自保的本事在身。

也许他在藏拙也未定。

这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让别人觉得他好欺负,从而在一些重要时刻忽略了这个人。

越是站在角落的人,越是不好惹。

有的人把凶恶体现在表面,而有的人则藏在心底,脸上挂着笑,这种人最难看透,也最难防。

笑里藏刀,难免有一天就成了这人刀下亡魂。

关于厉恒的武力值,季筠派人查了,一无所获。

什么也没有最可怕,都不知道这人什么底细,而她将在不久之后,就要与这人结为夫妻。

实话实说,季筠是真的不愿意。

自己的婚姻不能由自己做主,她一直以为自己能像个野孩子一样,无拘无束,是这座城里最自在的人。

终究是她多想了,赋予在她身上的责任很多,现在还只是开始。

因为跟厉宸的关系,没被送去和亲算是不错了,还允许让厉恒婚后到她府里去住。

“季筠,这姻缘是我爷爷求来的,长辈之间的诺我会遵守,圣上让我到你府里去,我也应允了。我只求一件事。”

接收到厉恒恳切的目光,季筠点头,“但说无妨。”

她也有自己的底线,厉恒的要求过分她是不会答应的。

她有靠山,他只有他自己。季筠想,厉恒懂得何为分寸。

“想必你一定听说了我的在外的名声如何,你贵为将军,在外见的人多,应该听说过何为同床异梦。”

“懂了。”

很好,她都不想跟他呆在一处,何来的同床异梦。

是将军府不够大吗?大不了她去谁书房,总有能容纳下她的地方。

兵权是被收了没错,可她好歹有官职在身,没那么多空闲的时间陪他聊家常。

大概,他也不愿跟它说这些。

原本该是在洞房花烛夜说的话,季筠现在全部道出,省得到时候麻烦。

“正好我也有此意,以后楚河汉界,还希望夜王心里清楚。人前是夫妻,在府里是兄弟,你我二人成了婚,我有义务保护你,我的仇家可不少,以后你出门身旁最好有我的人。”

没别的意思,季筠就怕厉恒丢了自己的脸。

从此以后,他厉恒在外所做的一切,都跟她将军府挂钩。

季筠不怕别人议论自己,但身边的人不可以。

如果老爷子在世,季筠很想问一问他,为何要把他孙子一生的幸福跟她绑在一起。

留恋花丛中,怕是为了掩护什么,季筠知道,厉恒有他自己不能说的秘密。

同样的,她也有。

厉恒应了季筠的要求,太后此时恰好到来,栗子糕装在精致的竹篮里,季筠带上离开。

让身旁的人退下,厉恒喊了一声姑母。

“好孩子,委屈你了。”

“不委屈,我知道姑母是为了我好。”

厉恒低眉顺眼的模样,太后看着越发心疼。

这孩子打小就没了父母,由他爷爷一手带大,不论外界如何议论他,她心里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公主府跟将军府,是他最好的保护伞,她能为他做的,只有这些。

“婚后好好相处,不求你们荣华富贵,姑母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我们鹿家只剩你一脉了,熬过这两年,再跟她和离,去找一个你心仪的姑娘好好过日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跟打算,厉恒同样应下了太后的话。

谁不希望自己家族人丁兴旺?可惜他们鹿家在他这儿怕是要断了。

唉,他也不想,谁让他遇上了一个坑孙子的爷爷,一句话就把他的幸福给搭进去了。

和离后对季筠有没有影响他不知道,反正对他影响应该挺大的。

在世人不知季筠是女儿身时,不仅仅是京中的贵女,宸国各地不少富甲一方人家的女儿,一个个都想把自己的女儿往公主府里塞。

宣布她是女儿身后,季筠在京中的口碑依然很好,和离后对季筠的影响真不大,反而还有人会暗自庆幸她和离了,自己可以顶替她身边的位置。

回到王府,裴豫南向厉恒汇报了最近京中各处暗桩传来的消息,厉恒心不在焉的,裴豫南都汇报完了他还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坐姿。

“王爷?王爷,您这是怎么了?”去了一趟宫里,怎么感觉不对劲儿?

裴豫南懊悔自己没有跟着一起去,肯定是宫里的人欺负他家王爷了,否则以自家王爷这样英明神武的人,不可能会被人欺负成这般模样。

“叫魂呢?你家王爷我没死,等我以后真的死了记得给我多烧点纸钱。”

书房里有暗室,厉恒扭转书架上的花瓶,一整排的书架向两边移开,裴豫南知道,王爷要干大事了。

裴豫南在书房门外守着,以防有哪个不长眼的进来打扰王爷。

“裴护卫,门外有人送来了这东西,说是给王爷,王爷在里面吗?”

“交给我吧。”

颠了颠箱子,还挺沉的。

王爷在京中的好友就那么几位,会是谁送来的?不管了,等王爷从暗室里出来了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