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定论

小说: 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 作者: 奶油蛋挞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265 阅读进度:19/26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将军又如何,嫁了人就该恪守妇道,不应该私底下跟其他男子见面,这是不道德的。

段启霖把原委同厉恒仔细讲解一遍,一边观察厉恒的神态,似乎没多大影响。

“喂,这样你都无动于衷?我说厉恒,你是不是跟她私底下有什么交易,所以你们各玩各的?”段启霖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也唯有这一个解释能解释得通。

厉恒这人什么样的性子,他心里清楚得很。

说实在的,季筠很多方面是好,可她这些年不在京中,在边关那样的地方,天高皇帝远,谁知道她在边关发生了什么。

世事难料,段启霖已经把季筠带入到一个坏女人的形象中去,可他连一句话都没跟她说,却已经把季筠想象成一个坏女人了。

“所以呢?段启霖,你要是无事可做,到你父亲那儿寻个差事做做。”

酒杯挡住了视线,可段启霖还是觉得,他这是在欲盖弥彰,这夫妻俩肯定是有问题。

都不能好好聊天了,厉恒只想离开。

想起傍晚裴云南手里的粽子,果真去了鸡鸣寺,还给他带了粽子,是什么意思?

是讽刺?又或者是清者自清?

季筠这人究竟如何,他都不了解,而如今好友已经开始对她开炮,把她贬低的一文不值。

厉恒听不下去了。

“我跟她本就没有感情,论实力来讲,无论是我,又或者是你,都不是她的对手。这些话你同我说没关系,最好不要当着她的面说,又或者被她从别人口中得知,我听说她的报复心可强了。”

“敌国有个将领骂过她一句,被擒住后被她折磨了半个月,最后撑不到同伴来救他救走了。”放下酒杯,厉恒身体往前倾,脸上挂着诡异的笑,“你猜怎么着?她直接把那个人用牛皮包裹着,挂在城墙上,夏日的太阳毒得很。”

那人是在还有一口气的时候被挂在墙上,沾湿了的牛皮包裹着,在烈日下晒了三日,直接没气了,季筠并没有着急让人放下,就这么在边关的城墙上挂着。

这个算是京中很多人都知道的版本了,厉恒还听过一个更过分的版本,不过对象是敌人,他对季筠就没有觉得她做得过分了。

“呃,你,是不是生气了?”

他说的这些段启霖都听过,可季筠一个女子,这些真的都是她想出来的?他到现在都不相信季筠真的能打兵打仗,总觉得是有人在代替她上战场,她只在后方获得无上荣耀。

这些话段启霖也只敢在心里说,若是对着厉恒说出来,以他此时的状态,怕是会直接把他一掌拍到楼下。

“没有。我只希望你以后在弄清楚事实后再对一个人下定论,或许那人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那你岂不是冤枉了一个好人?”

作为一个读书人,段启霖的确不喜动武,对于武将,他知道自己打不过,那文学上来讲,季筠又比不过他。

算是扯平了吧,段启霖知道自己再继续说下去,怕是要失去厉恒这个朋友。

现在季筠已经是厉恒的妻子,朋友的妻子他在背后这样议论她,的确不好。

段启霖不知道的是,他说的这些话,全都被趴在屋顶上的暗钰全听到了。

“哼,工部侍郎了不起是吧?怕是不知道你直接得罪了政权核心。”

厉恒离开后,暗钰没有着急离开,跟着段启霖回到段府。

她倒是想看看,这个段启霖会在背后如何说将军的不是。

将军还是太善良,对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手下留情,边关那些传闻半真半假,只有他们这些亲眼见过的人才知道什么是残忍。

敌人饿急了没东西吃,把俘虏当食物。

那可是他们的兄弟姐妹,这群文人能在京中好好呆着,如果没有武将,能平安在学堂里读圣贤书?说来真是讽刺。

回到府里,段启霖倒是没多说什么,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了,暗钰回到将军府里,将段启霖说的话原封不动向季筠复述一遍。

“哼,怪不得要堵门,是不想我出来,戏弄我。他怕是忘了,他这是在戏弄一个朝廷命官。”她一句话随时都可以让他脑袋搬家。

这段毅为人倒是不错,可他这个儿子脑子却是缺了根筋,要像老段同志成就一番大业,有点难啊。

暗钰担心季筠生气,让忍冬备好消暑的绿豆汤端来,“将军,暑气重,您喝点绿豆汤消消暑。”

是消暑还是消气?季筠让忍冬放桌子上。

“他儿子在背后说我坏话,是他爹没好好教育他,等假期后,我得想个办法让他回家好好教育儿子。”

饭不能乱吃,会死人,话不能乱说,直接能让一个人脑袋搬家。

在朝为官多年,季筠没想到段毅对自己儿子倒是纵容得很,都把他宠坏了,不知道有些人不是他能随便定论的么?

今天被说的人是她,那明天是不是就轮到厉宸了?这眼里还有王法么?

别人肚子全是墨水,他肚子里全是死水,都被他这样顽固的思想污染了。

明天没有安排,正好,她去会一会段启霖,看看他究竟会如何评价她。

“能晓得他们平时是如何联系的么?”

“知道,大部分都是由王爷身边的裴豫南去通知,将军,您是要?”

“嗯,知道怎么做吧?”

几年来的默契,暗钰双手抱拳,“是,属下遵命。”

易容,是她跟忍冬最擅长的,也是为何她们二人能呆在将军身旁,其实军中比她们优秀的女兵比比皆是,可因为她们会易容,所以将军把她们留在身边。

裴豫南身型高大,没关系,在鞋底做功夫即可,脸上更是容易,最难的还是声音。

暗钰是女子,要发出像男人那样浑厚的声音需要一定的技巧。

“将军让你去哪儿?”

忍冬拦住暗钰,看她一身黑衣,再抬眸……这模样不是跟那王爷身边的裴什么南一样么?将军要暗钰去做什么?

“正好,你能模仿裴豫南的声音吗?将军要我去段府传信。”

商量一番,忍冬决定跟暗钰一起出发。

沐浴完毕,段启霖坐在窗前看书,平时这样安静的环境最容易看得进去,可今晚他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满脑子都是厉恒那略微责怪的语气。

厉恒明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段启霖觉得,厉恒一定是在心里怪他了。

那毕竟是他厉恒的妻子,无论好与坏,都是他三媒六聘娶过门的妻子,身为朋友,自己今天那番话的确不该说出口。

可他实在看不惯季筠的做法。

厉恒那样好的人,怎么就遇上季筠那样放荡的女子,明明他可以值得更好,可他却栽在她身上了。

圣上赐婚,以季筠的身份,厉恒是没有权利提出和离,除非季筠自己提出来。

为了好兄弟的前程,如果他能遇上季筠,一定要劝说她去跟皇上提和离,不要耽误了厉恒的前程。

厉恒本该有一个好前程,可惜他的出身已经注定了,他有再好的才华也无法进入到朝堂里,为国家出谋划策。

一身才华,无处施展,段启霖为厉恒感到可惜,如今又遇上这么一个妻子,实在是……

“段公子。”

裴豫南?段启霖认得,只是这么晚了,他来这他家里做什么?

暗钰假扮的裴豫南低头双手抱拳,“段公子,我家王爷明日约你到春荷苑相见。”

春荷苑,京都少见的地方菜,据说老板是从江南来的,他拿手的菜式大都是他的家乡菜。

好吃是好吃,就是得提前跟店家越好,否则不接客。

“好啊,那明日我捎上好酒,就当是给厉兄赔罪了。”

暗钰抱拳示意,往后退三步离去。

翻身从屋檐落到地面,忍冬跟暗钰对视一眼,二人一起往段府一处昏暗的拐角处走去。

回将军府复命,忍冬顺道去了一趟如今厉恒的住处,灯已经灭了,不知睡了没有。

将军说这位王爷不像表面那样简单,忍冬一直都记得,他的一举一动,自会有人来向她汇报,再由她汇报给将军。

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什么不妥的地方。

春荷苑不是不接待客人,而是春荷苑是个特殊的地方,它的主人可不是老板,春荷苑的老板也只是在为别人打工而已。

巳时准时开门营业,谢坤从市场买来新鲜的蔬菜跟猪肉,撸起袖子准备杀鸡。

暗钰在门板上敲了三下,一长两短。

鸡就要抓到手了,谢坤听到这三声敲门声,知道大人物要了,赶紧拍拍身上的鸡毛,跑去开门。

“参见……”

“别,我不是将军,将军等会儿才到,你先安排好吃的,等会儿会有位段公子来,你确认身份后把他放进来就成。”

“是。”

谢坤侧过身,暗钰进入到院子里,那只刚才从谢坤手里溜走的鸡正悠闲的散步,岂不知自己接下来将会遇到什么样的命运。

“对了,将军最近胃口不太好,府里的厨子厨艺不怎么样,你做些清淡的菜,就你最拿手的就行。”

“好好好,鸡汤要不要,这老母鸡最适合炖汤了,将军刚回来那会儿就想着拿它来煲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