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开辟气海

小说: 镜花水月大世界 作者: 京杉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4572 阅读进度:47/52

三日后,锦绣仙域一座高不可攀的独峰。

除东方卓、曹休、叶十三和李一凡四大护法独自藏山修行,其余人皆留在独峰之上。

“云烟缭绕!霞光万道!真是绝美!”周叔结结巴巴挤出几个词,来形容此时看到的波澜壮阔的景象。

花月容则独自一人,紧盯悬崖边的一只母鹰带着四五只幼鹰在学习飞翔。“它们太小了啊!还不会飞!”花月容心想。

可是那只母鹰依旧严肃,不停地扇动它那强健有力的翅膀,并对那些幼鹰发出攻击。如果幼鹰不主动回击,它们就很难张开翅膀学会躲闪,更别谈抢夺食物。

这才是第一个阶段!母鹰要让幼鹰心里拥有飞翔的记忆!

然后,母鹰就会尝试将幼鹰往悬崖下推!是为了给幼鹰练胆和勇气!那些幼鹰害怕落地摔死,千钧一发之际,拼命地张开自己的翅膀,终于自由地翱翔天空,成为了年轻的空中霸主。

“要想人前风光,就要背后吃苦!不去拼命的人生,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花月容再一次净化自己的思想,放下了所谓的执念。

“容容,你在看什么发呆?”郝燕天信步走来,轻拍花月容的肩膀。

“我啊,我在看那幼鹰翱翔天空!在想它此时此刻的心情!哈哈~”

“有意思!它们肯定开心啊,这空中霸主的位置将来非它们莫属!”

“其实我想变得更强!”花月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看得出来他很坚定,眼神中充满“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决心。

“额……不过我从你的眼中就看到了!”郝燕天听了花月容说的话,先是怔住,然后心里肃然起敬。

“要不咱们练练!?”郝燕天顺势激起花月容的斗志。

“不急!我的意思是我想开辟苦海!我想知道我们目前修行到的境界!怎样才会有更上一层楼的实力!”花月容连说了三句,句句铿锵有力,直指人心。

“说的也是!要不然我们真像无头苍蝇!”郝燕天对于花月容的所思所想,感同身受。

“我可是听见了哦!”柳青护法忽然闪现在了他俩面前。

“柳护法您怎么过来了!?”花月容又惊又喜。

“我来给你们解惑了!”慈眉善目的柳青护法,峨眉轻轻挑动了一下。

“啊~我们说的话,您全听到了!?”郝燕天大吃一惊,柳青护法人不仅长得秀美,耳朵也挺好使。

花月容也是,伸伸舌头,汗颜。这柳青护法太强了!

“我跟你们说,你俩是不是已经开辟出自己的苦海!?”柳青护法故意诈他俩。

“额……柳护法,您知道了!?瞒不住你~”花月容咧咧嘴,笑道。

“当然知道!从你们返回锦绣仙域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当时真的非常吃惊!你们绝对是修行的好苗子!”柳青护法毫不吝啬地夸赞了他俩。

“现在是不是无从下手!?眼前一片迷茫!?”柳青护法过来人的身份,一语道破。

“是!是!是!”郝燕天连连点头。

“这就对了!修行是有法门诀窍的,很少有人无师自通的!更何况你们一点修行的概念都没有!这样吧,我这有一本《奇经》,你们没事的时候,拿出来仔细琢磨琢磨!”一本朴实无华,褶皱不堪的古籍,出现在他俩的面前。

“谢……谢谢柳护法!”花月容赶忙接过柳青护法递过来的这本《奇经》。

花月容随手翻开几页品读了一下,字字珠玑,内容也是精彩绝伦,字里行间充满了玄妙不可知的大道。“太震撼人心了!第一次感觉到了毁天灭地的气势!”

“你俩好好学!我们五大护法皆师从于它,可惜最后两卷已经失散了。如果能够找到残卷,那么你们就厉害的难以想象了!”柳青护法讲述着这本看似完美但又让人有点遗憾的古籍。然而对于花月容他俩而言,已经足够了。

“你俩不是一直想知道更多有关修行的知识点嘛,我就先说说吧!我们的身体就好比一座大山,而这座大山在修行的世界里称之为‘命山’。‘命山’顾名思义代表着修行者的寿元,‘命山’的厚重与否,就将预示着修行者在修行世界里能走多远。‘命山’塌,则寿元尽。”

“‘兽元’!?难道我们体内也有‘兽元’!?”郝燕天听了佯装开始茫然,不知其意。

“燕天,此‘寿元’非彼‘兽元’!寿命的‘寿’,元宝的‘元’!”花月容耐心解释道。

“我知道!嘿嘿,逗你们玩呢!”

“你这个小淘气!”柳青护法轻跳了一下,拍了拍郝燕天的头。

“修行者若要修长生之术,就得将‘命山’开凿出‘气海’!”柳青护法讲课停了下来,指了指他俩肚脐之下的地方,暗示气海所在之处。

“您是说,‘气海’就在我们肚脐之下的地方吗!?”花月容用手摸着气海的位置。

“正是!不过准确的来说,它在肚脐以下三寸之地。”

“哦,明白了!这跟道家所说的‘丹田’差不多。”郝燕天仿佛知道了气海的含义。

“这‘气海’就是‘命山’的生命之源,‘气海’越是充足,则‘命山’越是厚重。”

花月容和郝燕天他俩,一起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枉柳青护法给他们开小灶。

“当‘气海’足够充足时,修行者就要突破第一境界,此境为‘苦门境’。”

“‘苦门境’!?”

“是的!你俩目前所处的境界就是‘苦门境’!这‘苦门境’根据修行者掌握的熟练程度,分为前、中、后三期。”

“柳护法,那我们现在正处于前期吧!?”花月容认真道。

“嗯,没错!”柳青护法讲得极其细致,花月容他俩也是听得全神贯注,生怕遗漏了什么小知识点。

“‘苦门境’后期之后,就要花费更多的精气神,才能突破到‘神轮境’,此为第二境界。”

“‘神轮境’!?”

“那请问柳护法,‘神轮境’与‘苦门境’有什么区别!?”花月容虚心请教道。

“‘神轮境’肯定是比‘苦门境’强大的多,此境可以御风而行,也分前、中、后三期。”

“哦,原来如此!”花月容和郝燕天异口同声道。

“嗯,‘苦门境’和‘神轮境’这两境修成之后,则‘命山’的固有根基将被逆天撼动。此时修行者的寿元将被增强数倍,远超世人。虽然这前面两境已经是很厉害了,但后面还有更恐怖的两境。”

“那后面两境,突破的话,难如登天吧!?”花月容疑惑道。

“是啊,我们五位护法皆处在‘神轮境’,一直停滞不前!”柳青护法有些遗憾地说道。

“不过,柳护法您也无需突破这些境界了,你们其实已经实现了长生。在我们凡俗世界里,您就是仙人!”花月容不忘安慰柳青护法,不要过度悲观。

“呵呵,这只能算个半仙吧!真正的仙,不死不灭,万古长存啊!”柳青护法感叹修行世界越到顶端越是难上加难,有些修行者一辈子倾其所有,最终还是一事无成。

“我还是把最后两境也告诉你们,万一你们当中哪个人成功突破了呢!”柳青护法笑了笑,道:“这第三境界为‘渡桥境’。此境中‘气海’将逆流而上,在‘命山’之巅搭上‘天桥’。‘天桥’成,则‘渡桥境’生!”

“‘渡桥境’感觉高大上啊!不知道我能不能突破成功。”花月容自言自语道。

“你俩要相信,事在人为!”

“这最后一境为‘回岸境’。‘气海’将从‘命山’之巅再次顺流而下,直达‘气海’原点。此时‘命山’与‘气海’融为一体,最终如入天人之境。此境任由自己畅游天地之间,无人能及。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柳护法,这‘回岸境’真是强大的离谱,在修行世界里也是凤毛麟角,是不是没几个人能突破此境!?”花月容好奇道。

“活这么久,除了吃过金丹的人,修行到此境界的人,闻所未闻,闻所未见!”

“简直就是BUG的存在!”花月容感慨修行到巅峰是如此之难。

“BUG!?是什么意思!?”柳青护法有时候无法理解某一些现代语言的意思。

“柳护法为难您了!BUG的意思在我们现世就是无敌的意思!”花月容一边比划这个单词,一边向柳青护法解释这个单词的含义。

“哦,我明白了,是这么个意思。”柳青护法认可了这种现代说法。

“好啦,《奇经》我已赠予你俩,而修行的境界,你们也清楚了。接下来你俩还要继续努力,辅以灵药,开辟出更强的气海。”

“多谢柳护法指教!”花月容和郝燕天互相暗示了对方,同时向柳青护法恭敬作揖。

“好啦,免礼!”柳青护法看着眼前这两位年轻人,也是充满期待,期待着他俩一鸣惊人的高光时刻。

“好了,我就讲这么多,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自己融会贯通吧!”柳青护法拍了拍他俩的后背,拂袖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今日风和日丽,正是授课的最佳时机,你们有没有兴趣听我把‘心斋’讲完?”

“当然可以!柳护法,您讲!我们这就坐定!”周叔拉着众人席地而坐,还不忘叫喊远处正在闲聊的花月容和郝燕天。

“好!咱们再回顾温习下‘心斋’。那么小胡子兄弟,你还记得我们‘心斋’的前两个阶段吗?”柳青护法,拈花一指,点到了周叔。

周叔先是一愣,然后像小学生一般起立,回答道:“这个我记得!‘心斋’的前两个阶段分别是专一除杂和听其自然!”回答完柳青护法的提问,周叔也是自我崇拜起来,嘿嘿一笑。

“嗯,小胡子兄弟讲得很好,请坐!”

“大家现在可以尝试着闭目感知周围的一切。”柳青护法说完话后,众人皆闭目入静。

先是张清清、肖毅,然后是刘教授、周叔皆成功运用内在感知到了外界,他们几乎同时大呼:“真的感觉到了,只是现在一片混沌,漆黑的看不到光亮!”

“嗯,是的!这‘心斋’前两个阶段只能感知到这么多。现在你们服下我特制的鹿香草液,尝试感应肚脐三寸以下的地方!”柳青护法说完之后,便拿出了六瓶鹿香草液,分发给众人。

“哇塞~六十年的鹿香草液,喝下去必定延年益寿!”周叔率先一饮而尽,随后又督促刘教授快点下肚。

“真香!还带点甜!柳护法您调制的鹿香草液真绝!”周叔竖起右手的大拇指,给了柳青护法一个大大的赞。

“这‘心斋’的第三阶段便是‘气听自然’。这跟第二阶段的‘听其自然’有本质的区别,‘听其自然’有其局限性,它过分依赖内在去感知外在的一切。可是外在的一切是瞬息万变,内在的感应会随着个人意志发生转移或者中断。所以此时,我们就得以肚脐以下的地方去感应外在。而这个地方在修行世界里,叫做‘气海’。‘气海’是用来存储灵气,我们只有开辟出‘气海’,以气倾听外在,那将是一片明亮的空灵世界。此时‘气海’代替了外在的眼睛和内在的感知,因此便能通过第三阶段。”

大家一片愕然,第一次知晓了“气海”的存在。他们按照柳青护法所讲,尝试感知自己的“气海“。有的人一阵惊喜,有的人一阵埋怨。

“我感觉到了‘气海’!”

“我也是!是一股暖和和的气流!”

“咦?我怎么没有感觉!?”

“嗯,确实!有那么一点感觉了!”

张清清、肖毅两人悟性不错,已经感知到了汩汩的“气海”,而刘教授也是刚好感应到,只是周叔还需要花些时间。

“周叔,您不要着急!”花月容宽慰周叔,不要心急。

“嗯,小胡子兄弟,不急!顺其自然,我们都会等你!”柳青护法也是不紧不慢,提醒道。

其实周叔气海中已有灵气在波动,只是他还没有完全静下心来。对于处在苦门境的花月容,已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周叔,您试着放慢呼吸的节奏!”

“好!我再重新调整一次!”周叔听从花月容的建议,很快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哈哈!我这个糟老头子也感应到了,真的太棒了!谢天谢地!谢谢我的老祖宗~”周叔开心的如繁花盛开。

“好,大家的悟性都不错!”柳青护法看着自己的学生表现都很出色,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没有继续再讲,而是让他们自己体会这修行初期带来的愉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