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公司

小说: 掘墓求生:我能预见未来 作者: 红烧木偶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318 阅读进度:86/93

【我很想出去了结冉冉和玲儿的生命,可我是真的办不到,并且可笑的是,如果我现在出去,以我仅剩的体力,面对她们可能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吧】

【我又睡了好久,好饿,没有力气,口渴。我快不行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在窗外看到了天堂,有天使来救我了!!!】

【好吧,都是假的,没有天使,只有门外的两个魔鬼。不,不对,我怎么能称呼我的妻子和女儿为魔鬼呢?她们是我最爱的人啊!所以......】

【今天不一样了,我闻到了香甜的空气,看到了窗外明媚的阳光,我准备打开门,与玲儿和冉冉团聚,】

捏了捏死亡精灵的脸,感觉软乎乎的。

“布依布依!”精灵的眼中充满了惊恐,似乎十分惧怕秦云。

“哎哟,差点搞忘了,得先和它沟通一下。”

看见对方那受刺激的模样,秦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有和灵体沟通的本事的。

之前习得的那本御万灵,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

凝视死亡精灵,一抹黑光从秦云眼眶中流出,直奔精灵的头颅。

原本还在挣扎的精灵,一下子就停止了挣扎。

“主......主人?”

“谁在说话?”

一个声音出现在秦云心中,吓的他紧张地看向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既然如此,那刚才说话的,只能是这只死亡精灵了。

“你为何要叫我主人?”

一人一精灵的目光相对,沟通却不靠发声,秦云意识到,他和精之间,此时靠的是灵魂交流。

“你把我召唤出来,你自然是我的主人,先前你一句话也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坏人。”

精灵睁着一双疑惑的大眼,好奇地盯着秦云。

“哦?既然你是我的仆从,那么你应该有名字吧,我该怎么称呼你?”

听了秦云的话,精灵摇摇头,继续心念传输:“名字?我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么,那......既然你喜欢布依布依的叫,那就叫你小布吧,怎么样,这个名字你喜欢不?”秦云传念道。

“主人喜欢就行,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小布了。”

死亡精灵头点点头,脑袋上的猫耳摆来摆去,看得出来,它是喜欢这个名字的。

“那就这么定了,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什么特殊能力?”

“特殊能力,主人指的是危机预感吗?”

“那是什么?”

“大概就是,我可以感知周围的危险,给主人进行提前预警。”小布如实回答。

“那你能不能鉴别武器,或者怪物的实力?”秦云打算一次性问个清楚。

“嗯......这个嘛......应该能!”小布扑闪着大眼,点点头。

“哦?那你帮我鉴别一下这个东西!”

说完,秦云把明尘剑拿了出来,在小布面前晃悠。

没曾想这个举动引起了小布的激烈反应。

“主人!把这个东西拿远一点!这个东西非常危险!”小布疯狂地摇着头。

非常危险,这是自己的精灵对明尘剑的评价。

这个时候,秦云有了新的想法,他收起明尘剑,打算爬出坟墓到外面去。

“主人,请用您的灵魂在我的身上打一个烙印,这样主人和我就可以进行随时随地的交流了。”

小布传来这样一句话。

让秦云登时一头雾水,烙印?什么烙印,他只会操纵灵魂力进行念头的传达,哪会什么烙印。

似乎是看出了秦云的疑惑,小布继续说道:“关于烙印,主人只需要将灵魂力凝聚成一把刻刀,在我额头刻下随意一个符号就行。”

了解了烙印的方法,秦云皱眉:“用刀,在你额头刻画符号?”

“嗯嗯!”

“那样你不会痛么?”

“会痛,所以主人您的速度一定要快,不然小布可能会痛晕过去。”

听了小布的话,秦云沉默了。

任意一个符号,意思就是刻一个点也行咯?

他收回了灵魂力,切断了与小布的灵魂传念状态。

此时这只死亡精灵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恐慌了,变的十分乖巧,坐在秦云的手掌心听候差遣。

“凝聚成刻刀......”

秦云聚精会神,操控自己头部释放出的黑色灵魂力,想要将其凝聚成一把刻刀。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活。

刚开始几次,仅仅只弄出了一个雏形,就一溃而散。

不过随着尝试的次数越来越多,秦云也越来越熟练,渐渐的,他已经能够用灵魂力组成一把刻刀的形状。

不过这还不够,他得打磨刻刀,让其变得锋利。

那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在小布额头刻下烙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还有不到半小时天就要亮了。

秦云依旧在尝试。

在不知多少次的推倒重来之后,他终于凝聚出了一把看起来无比锋利的灵魂刻刀。

在准备动手时,他看了小布一眼,小布只是点点头,眼神中有一些俱意,不过更多的是服从。

伸出手护住耗尽心神凝聚出的黑色小刻刀,秦云聚精会神,操纵小刻刀,一点一点移动到小布的面前。

身为死亡精灵的小布由于不安而闭上了双眼。

“一下就好了,不会痛的。”

操纵刻刀,缓缓靠近小布的额头。

在距离不到毫厘之间的时候,秦云心一横,黑色的灵魂刻刀那锋利的刀尖,直接刺在了小布的额头上。

“布依布依!”

小布发出一声惨叫,但是它在竭力忍受。

秦云使出浑身的精力,在小布的额头上刻了一个勾玉状的图案。

这是他能想出的最精简的图案了。

再复杂一点,小布真的会晕过去。

“小布小布?”

“在!主人!”

小布睁开了紧闭的大眼,它很高兴,自己可以和主人无障碍交流了。

更高兴的是秦云,他现在终于能有个仆......朋友了。

小布发出一声惨叫,但是它在竭力忍受。

秦云使出浑身的精力,在小布的额头上刻了一个勾玉状的图案。

这是他能想出的最精简的图案了。

再复杂一点,小布真的会晕过去。

“小布小布?”

“在!主人!”

小布睁开了紧闭的大眼,它很高兴,自己可以和主人无障碍交流了。

更高兴的是秦云,他现在终于能有个仆......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