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危机重重王妃36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341 阅读进度:82/106

没保护好主子,步惊风非常愧疚,秦素柔更是泪水涟涟。

安如意让他们去后边马车,而她给周寒沉包扎。

熟能生巧,周寒沉几次受伤都是她处理的,现在安如意已能非常淡然地面对并处理了。

马车飞驰,待安如意搞定止血包扎之事,马车在一座颇是普通的院落前停下。

根据路程估算,这儿应该还是京城。

皇上满城地追拿,周寒沉居然还敢藏身于他眼皮底下,够沉着。

协助步惊风将周寒沉扶下马车,安如意稍打量了院子。

院落里有几间屋子,装饰等极为普通,几名暗卫化成的家仆在里守着。

这种时候不方便请大夫,安如意便接下了替周寒沉治疗的任务。

其间秦素柔来关心过几次,都被安如意给拦了回去。

隔天,安如意听到了外边的风声,大理寺有要犯逃离,皇上震怒,下令挨家挨户搜查劫匪。

时至今日,皇上掌握了周寒沉“大逆不道”的种种证握,却没正式给他安上罪名,也没公开搜捕。

难道是顾忌兄弟情份?

安如意将这个话问步惊风,只得到了步惊风一声冷笑。

“他若有此种顾忌,便不会用王爷身边人做功夫。他不断然公开降罪,不过是拿不出王爷谋逆罪的实证,怕堵不住天下人悠悠之口而已。”

“那皇上要挨家挨户的搜查,这儿不是很快就会被暴露?”安如意问。

步惊风说:“王妃不必担忧,王爷自有打算。”

事实证明,步惊风不是盲目信任周寒沉的。

三天后,此处风平浪静,并未有搜兵到达,因为发生了件重大事情。

——泊海盘据的海盗匪徒勾结了凌国,正一起攻打大周的海边地区。

他们个个熟悉水性,对靠泊海物资丰盛的湖洲势在必得。

湖洲要是被他们占领,相当于打开了进攻大周的口子,后患无穷。

皇上派了几名将领过去增援,情况并无好转,反让对方占了便宜。

大周目前士气低落,皇上又寻不到合适的将领,很是急躁,自分不出精力管周寒沉这茬。

周寒沉经过安如意的冶疗,和几天的休养,刀伤已开始愈合,但完全好还要些时日。

下午时分,周寒沉让安如意给他换上可面圣的锦服。

“你要进宫?”安如意惊讶,“你不怕皇上,等等……你该不会想自荐领兵去泊海打凌国吧?”

周寒沉未置可否。

“皇上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要替他卖命?”

安如意完全想不通,狗王爷是圣人不成?

还是大爱到如此地步,即便遭诬陷也要救百姓于水火?

“担心我?”周寒沉笑问。

安如意应景地露出担忧表情,“王爷,你的伤没好,怎么能去泊海?”

“这点小伤不碍事。”周寒沉道:“若真不放心,你可陪我一道进宫。”

“王爷,素柔也要去。”

安如意还没答话,秦素柔却从门边冒了出来。

真是哪都有她,特别讨厌。

见安如意撇起了嘴,周寒沉不经意一笑,对秦素柔不冷不热地道:“本王去皇宫有要事要办,你不便同行。”

狗王爷对秦素柔是不是变冷淡了些?爱消失了么。

“前些日子你遭了些罪,需要好好休养,我们不会去很久,你只管安心。”周寒沉又道。

安如意:“……”

原来是她的错觉。

……

安如意与周寒沉进宫时天色已幕。

除了几个机要人员,大多官员已下朝归家。

周寒沉直接去的御书房,周止琛正与几人在商讨泊海之事。

听到太监的通报,他脸色顿时一变,房里几人亦是噤了声。

寒王一事虽未正式下降罪圣旨,但朝廷中人都已知晓,更知道前些日子寒王劫走王妃永定侯等,皇上为此雷霆大怒。

他们没想到,寒王居然还敢直接进宫!

“臣弟与内子给皇兄请安。”

半天不见通传,周寒沉牵着安如意直接入了御书房。

周止琛脸色恢复如常,他让在场官员都退出,随后冷笑了一声,“皇弟如此大逆不道,朕如何安?”

周寒沉不急不缓,“臣弟冤枉,臣弟从未做过对不起皇兄与大周之事,请皇兄明鉴。”

周止琛瞅了眼安如意,“她和永定侯是长了翅膀飞出的大理寺?”

周寒沉依旧不乱:“臣弟久不见她,颇是担心,一时情急才做了不当之举,皇兄见谅。”

“行了,朕没空与你废话。”周止琛有了不耐,“你若自己将罪状供认,朕便当此前的事都未发生,绝不为难于其他人。”

周寒沉抬起黑眸,“皇兄,臣弟无罪可认。”

周止琛怒,“灭昆族是父皇曾下的令,你如此违抗,还敢说无罪!”

“昆族乃臣弟母妃族人,臣弟不忍看他们被流放,方才将他们救下安顿。”

周寒沉平静地道:“经年前昆族被灭,如今留下的笼统不过数百人,皇兄心里清楚,他们并无过错,也不可能对大周造成任何威胁。”

“故而,臣弟恳请皇兄赫免他们的罪名,让他们能与正常人一样生活。”

“赦免?”周止琛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有什么资格跟朕提此种要求!”

周寒沉拱手,“臣弟愿替皇兄征泊海,驱赶海贼与凌国之徒。”

周止琛仍是冷笑,“你虽会调兵遣将,可所去皆是边疆马上的战斗,泊海是水上之战,你连水性都不熟,如何能应对?”

周寒沉说:“臣弟早年间在泊海呆了小段时间,结识了位能人,或能想出对策。再者,即便没有应对之策,臣弟便是拼尽一死,也要将他们赶大周领地。”

“皇兄,这些年臣弟东征西战,为了就是替你平定各种外患,让你能安心做造福百姓之事。”

周寒沉眼眸沉静,神情亦是坚定坦然,没有半点埋怨,怨恨。

这瞬间,周止琛有了些许愧意。

周寒沉这些年真是很辛苦,新婚夜出征都未曾抱怨过,而他,居然一直提防着他。

不知哪句话说动了周止琛,安如意明显感觉他的表情松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