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危机重重王妃43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1-03-13 字数:2335 阅读进度:93/106

“小姐,姓周的还没有出现,会不会根本不在意这小娘们的生死?”

外边隐隐传来男人不耐的声音。

“小心守着,他必定会来。再过几个时辰便是天明,他若那时没到,便将贱女人跺碎喂鱼!”

秦素柔阴冷淬毒的话令得安如意皱起了眉头。

他们在等周寒沉?

特意在这儿等他,估计设了不少陷井。

安如意正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顺便给周寒沉示下警时,就听不远处有了通报声,接着便有人打斗起来。

很快,秦素柔与几名黑衣男人走进了船舱,她脸上还挂着些狂妄与得意,像是等这个时机已久。

见到安如意醒了也不意外,一挥手,让两黑衣男一左一右地挟持着她跪到了地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神情冷肃的周寒沉也走了进来,身后的步惊风则举着剑警惕地望着舱内几人。

“王爷,你来了,是为了见我么?”秦素柔笑问。

周寒沉关切地看了眼安如意,确定她暂时无误,稍放了点心,冲秦素柔冷道:“将人放了,我可饶你们一命。”

“哈哈哈!”秦素柔笑得花枝乱颤,“你以为我为什么会选在此处?”

“此处石壁险峻,易守难攻,不止这艘船上,我的人还在周边侯着,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来的这些人会全死在他们箭下!”

周寒沉发现安如意不见后,立即派人追赶,经多方查探,方才在荒岛这边发现了踪迹。

前些日子金国几人在步惊风手中逃脱,看来并未归去,而是聚集在了此地。

此时听秦素柔这么说,周寒沉知道她并非玩笑,此处是真的非常凶险。

他朝步惊风看了一眼,步惊风懂了意思,却是急道:“王爷,不可!”

周寒沉不容置疑地道:“即刻领所有人撤走,这是命令。”

“哈哈,”秦素柔又得意笑,“撤吧,撤走你家王爷就没命了!”

步惊风犹豫再三,终还是听令领命离开。

不消一会儿,外边的打斗声渐小,而几个黑衣人守在船舱外。

此处已围得像个铁桶,毫无逃身空隙。

安如意不知周寒沉有何打算,跟她一起做俘虏?

秦素柔嘲讽声响,“堂堂战王,不过如此,甘愿为了这么个名声败坏的女人放弃手头一切,连自己命都不要了!”

周寒沉并未被激怒,“你不是有话与我说,现下危险已无,我又在你手中,你可尽言。”

“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话,说与不说已无差别!”

许是想到什么不悦之事,秦素柔语气中充满不屑与不耐,“你既已落入我手,不如谈下条件!”

“谈何条件?”

“大周无你容身之处,我父王邀请你去金国。他将拿你当座上宾!”

不愧是周寒沉,名气之大,连金国都想给他投橄榄枝。

但周寒沉连大周都没想法,哪看得上区区一个小国。

“多谢大王的看重,周某无意做贵国上宾。”周寒沉沉声拒绝。

秦素柔冷嗤,“王爷,你不是以为大周皇上还会重用于你吧!”

“你在皇上眼皮底下将昆族之人转走,还公然劫狱,这些对他都是挑衅,他根本容不下你!”

周寒沉笑了一声,“你又如何知他不能容我?”

“因为他早已拉拢于我!”秦素柔毫无顾忌地笑,“表面他对你这个弟弟甚是关心,私底却利用能利用之人让你万劫不复!”

“此次泊海一战,是他令我一道跟来,并让我利用寒王妃的身份将防布图卖于凌国,到时叛国的便是你寒王!”

听言,安如意想,她果然没猜错,秦素柔被皇上收买。

对此,周寒沉依旧没恼,“以前皇兄对我或有误会,现下误会已除,我亦不会为前事与他生嫌隙。”

“敬酒不吃吃罚酒!”

秦素柔彻底失去了耐心,她朝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人立马勒紧了安如意。

弄得安如意脸蛋顿红,呼吸困难。

“住手!”周寒沉上前想阻止,却被个黑衣人拔刀拦住。

“想要她活命就答应条件!”秦素柔阴冷讥诮:“这也是父王看重,否则我才不会跟你废话!”

安如意憋不住了。

她扭动几下脖子,喘息问押她的黑衣人:“兄弟,你们大王拉拢寒王一事,你们可知?”

两人互看一眼,被问的人只犹豫了下,便肯定道:“我们虽不知,但小姐得到了大王的命令!”

“秦姑娘的话怎么能信?”安如意脸上露出为黑衣人着急的表情,“京城谁人不知秦姑娘对寒王情深意重,她甚至为了能侍奉寒王当众求过皇上!”

“贱人,你想说什么!”秦素柔想冲来打安如意,却被周寒沉扣住了手。

安如意便继续说:“所以什么金国大王拉拢寒王都是借口,她这是想借此把你们一网打尽送给寒王,让寒王再立功!”

“你闭嘴!”秦素柔被周寒沉拉着动不了,气急命令两个,“把她的嘴堵上!”

“你们看你们看!她这是被我说中真相,恼羞成怒想堵我嘴了!”

两黑衣男看看安如意,又看看被周寒沉“抓着”的秦素柔,并没有立即听她的。

其中一人狐疑问安如意:“寒王没了兵权,连王爷都不做了,要立何功?”

“是啊,寒王没了兵权,连王爷都不是了,你们大王还拉拢他有何用?”安如意反问。

“你们本来设了陷井是要让寒王亲兵一个不留的,结果就因为秦姑娘一句,寒王就把人都撤走了,这是不是太蹊跷了?”

“少听她胡说八道!”秦素柔尖叫,“别忘了烧火石船的命令是谁下的!”

“是她下的没错!”安如意也大声道,“但那么远距离,不可能伤得了寒王!”

“还有,石岛上全是寒王的人,如果秦姑娘真害了寒王,为何被关那么久一点事没有,还能被你们轻松就救了出来,这一切,难道不反常?”

“所谓拉拢,全是秦姑娘一面之词!你们真一点都不提防?”

两黑衣男一听,面上又露出些犹豫,秦素柔却冷静了下来,她呵道:“她在使离间计,你们都给我清醒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