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想进入安江镇不容易

小说: 沐初静楚彦霖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206 阅读进度:506/527

“便是你能杀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还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来解决楚芯月的,你能阻止得了多少?”

听到这些的楚芯月恨得发抖,她可是皇帝,是东丹国的仁德帝,这些人竟敢这样对她。

她要杀光这些人,杀光所有对不起她的人。

“放蛊虫,放蛊虫,不然放震天雷,弄死这些低贱的狗杂碎。”

她像是疯了般,声嘶力竭的吼道。

帷帽男没搭理楚芯月,想着要如何才能安稳的带着她逃出去。

即使这次能带着她逃出去,那下一次,下下次呢。总不能,每次都用蛊虫或者震天雷,他也没这么多蛊虫和震天雷。

“各位可要想好,若我放蛊虫或者震天雷,各位的小命便会保不住的。”

话音还未落下,已是有数个江湖中人冲到了他的面前。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咱们这些江湖中人,谁不是把脑袋系在腰带上的。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自是要拼了命的把握住的。”

帷帽男当即丢出一大把的蛊虫,随后拉着楚芯月往一旁躲。

但,江湖中人的数量太多了,四面八方都是,粗略一数大概有上百人。

蛊虫拦住了一部分江湖中人,却拦不住所有的江湖中人。若是在这种时候用震天雷,会波及到他的。

正当帷帽男疲于应付时,从天而降七八个蒙面人,一把抓着他和楚芯月便跑。

“啊……”楚芯月刚发出尖叫,便被一蒙面人给打晕了。

帷帽男往后看了眼追上来的江湖中人,咬着牙往前跑,“找个躲藏的地方。这女人跟个祸星似的,无论到哪儿都会祸害人。”

为首的蒙面人看了眼他,帷帽男便不敢再说什么了。

几人用了最快的速度逃跑,又是洒蛊虫又是洒药粉,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群江湖中人,藏身在了一座山里。

“主子是有什么吩咐吗?”帷帽男将帷帽丢到一旁,露出了一张清秀的面容来。

为首的蒙面人嗯了声,声线低冷,“北晋朝已是在攻打安江镇了。主子的意思是,让楚芯月去加把火,好让这场戏更精彩。”

加了句,“主子最近很无聊。”

帷帽男颤抖了下,脸色一寸寸发白,“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好这件事的。这次,还要留下楚芯月的命吗?”

为首的蒙面人看了眼仍昏迷着的楚芯月,缓缓的摇了摇头,“楚芯月已是没什么利用价值了。等她处理好了安江镇的事,便将其丢给燕王。”

“另外的事,主子已是安排好了。”

帷帽男大大的松了口气,幸灾乐祸道,“总算是能丢下楚芯月这个包袱了。对了,你查查盯着我和楚芯月一举一动的是谁。”

“主子怀疑是羽卫。”

“羽卫?!若是羽卫,那就不奇怪了。南元朝皇帝培养的这个羽卫,当真是能耐不小啊,咱们要解决了羽卫吗?”

“主子不想增加麻烦。主子的目的,你是清楚的。”

帷帽男明白的点了下头,余光便看到了楚芯月醒来了,用眼神示意了为首的蒙面男子。

“楚小姐,咱们接下来前往安江镇,你在那有事做。”

听到这话的的楚芯月,费力的坐了起来,脸色相当的阴沉,“去安江镇做什么?”

“你只需要听话,不该问的不要问。”

帷帽男的这话,让楚芯月倍感屈辱和难堪。

可她十分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她只能隐忍着。

“……好。”

——

过了几日,帷帽男带着楚芯月来到了安江镇外,准备进入安江镇。

却发现,安江镇的首位森严不说,每个进入安江镇的人,都必须将脸放在一盆水里,以此来检查是否易容了。

“听说没,前两天查出两个易容的。那面具当场脱落,太可怕了。”

“最近咱们在和北晋朝开战,是得小心一些。若是被奸细混入了安江镇,那就糟糕了。”

“你们没听说吗?燕王殿下要各家各户尽量少外出。据说是,北晋朝那群混蛋要用震天雷炸死咱们。”

“北晋朝那群混蛋,没一个好东西。咱们没对北晋朝做任何事,北晋朝却突然开战了。有燕王殿下坐镇,早晚弄死北晋朝。”

听到这些的帷帽男和楚芯月,心知是进不去安江镇的,两人在城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这是震天雷。”

帷帽男将三颗震天雷,塞到楚芯月的手里,“想办法将这三颗震天雷丢到安江镇,造成是北晋朝做的。完成之后,我们便离开。”

楚芯月拿着震天雷的手抖了两下,一脸抗拒,“不行!”

“震天雷的威力这么大,若是波及到我怎么办。”

说着,将震天雷塞回帷帽男的手里,“我不会去办……”

‘啪啪啪’。

帷帽男甩了她几个耳光,再单手掐着她的下颚,恶狠狠的说道,“楚芯月,你还以为你是那个能为所欲为的楚芯月?若没有我,你早已死了。”

“不想死,便乖乖听话。”

楚芯月满目愤恨,屈辱的答应下来,“你要保证我的安危。”

今日之辱,来日她会千百倍的偿还的。

帷帽男一把丢开她,不太耐烦,“你乖乖听话,便会保证你的安危。”

将震天雷再次塞给她,“找个机会,按我说的办。”

楚芯月稍稍用力握紧手里的震天雷,低着头嗯了声。要不是楚彦霖这些人,她怎么可能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明明,该是她登基为帝,一统三国的。

是当今抢走了她的帝位,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她真的好恨。

帷帽男不再搭理她,选了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赶紧去找地方,一定要办成这件事。”

楚芯月再是害怕,在小命的面前,也不得不照他所说的做。

看了半天,选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往安江镇城池的方向跑,时不时还回头看一眼帷帽男。

那模样,像是怕帷帽男丢下她跑了似的。

跑到了一处城墙下,楚芯月在草丛里藏了起来,准备等晚上再动手。

但她没想到的是,晚上的守备更严,甚至还有一队又一队的士兵,围着城墙走来走去,完全不给她动手的机会。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