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癫

小说: 乔以笙陆闯 作者: 犬马小说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219 阅读进度:419/440

紧跟着又有其他人纷纷丢掉手中的茶杯,场面乱成一锅粥——

“陆闯你下毒了?”

“不是真的吧?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

“怎么不可能?我看陆闯车祸之后就有点疯疯癫癫的。可能他伤得最严重的地方就是他的脑子。”

“毒死我们你也要坐牢的!”

“哎呀我觉得我头晕。”

“我怎么觉得我是肚子疼?”

“呕——”甚至有人开始扣自己的喉咙想把刚刚喝下肚的东西吐出来。

“……”

陆家晟猛地站起来:“你个逆子!你都干了什么?!”

眼瞧着已经有人朝他冲过来,陆闯恣意地笑起来,笑得格外嚣张:“我就是腿快痊愈了,心情好,跟大家开个玩笑,没想到大家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大家伙闻一时之间愣住。

但余子誉几个人还是继续走到了陆闯跟前,正色问:“陆闯表弟,你说清楚,你到底有没有做什么?”

陆闯的后背抵着墙支撑住他的身体,他的手抓着拐杖朝余子誉抬起来,用拐杖底部制止了余子誉再靠近,说:“保持距离,否则我怀疑你们想故意推倒我,让我的腿又出状况。”

随即陆闯转向其他人,要笑不笑的:“我在那场车祸之后就疑神疑鬼的,现在两条腿重新有了希望,对大家的戒备心理只会更严密。顺便我也借此机会给大家提个醒,你们平时吃吃喝喝也小心一些,没准就真被人下了毒,或者一个不小心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

众人看着陆闯,脸色各异-

因为陆清儒的房门敞开着,所以茶杯接连摔碎的动静和人声的小躁动第一时间飘进乔以笙的耳朵里。

基于好奇和担忧,乔以笙还是出去瞄了一眼情况,于是亲自见证了陆闯的大型“疯癫”现场。

他这是……反正敌在暗他在明所以他干脆更明一些顺便吓唬吓唬其他人搅起更浑的水?

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陆闯身上,没人发现她的现身,乔以笙默默地退回陆清儒的卧室。

不多时她就收到陆闯发来的新消息:你男人刚刚是不是又把你帅到了?

噢,所以他耍帅的时候看见她了?乔以笙泼他冷水:你这是想让你这个靶子被万箭穿心得更快些吗?

陆闯:说好的要相信你男人呢?

乔以笙可真是后悔了,后悔当时意乱情迷间用错了词,导致他现在开口闭口就是“你男人”,羞耻得要命。

聂季朗新的一通电话这时候打进来。

乔以笙暂时没理陆闯,唤了阿苓进来先守着陆清儒,她走出去过道接听。

“小叔叔,又有什么事?陆家难道改变主意,连两天也不愿意给我?”

“阿苓告诉我,你不想要陪嫁。”

这事儿啊……阿苓办事效率可真高。乔以笙喜欢这种高效率,有问题早点解决早安心。

但听聂季朗又说:“说明你没有在敷衍我,确实认真考虑结婚的相关事宜。”

“……”乔以笙猛地噎了一噎。

因为聂季朗的话,她也刚意识过来,倘若她心底没有结婚的想法,其实根本就不必去管聂季朗是否为她准备陪嫁,反正准备了她也用不到。

所以潜意识里她已经认为,这场联姻逃不过去的。

而且是……她以聂大小姐的身份,和陆闯的联姻。

乔以笙烦躁,只是反问:“也就是说,小叔叔你和陆家那群人一样,之前一直不相信我的诚意?认为我在骗你,假装先答应你接受聂大小姐身份的同时也接受聂大小姐身上的婚约?”

聂季朗笑得宽厚:“我只是觉得,任何人都会下意识排斥这种盲婚哑嫁式的结亲。你敷衍我、骗我,都是很正常的。”

乔以笙:“那请问,你有没有在骗我?聂大小姐是不是除了婚姻这件事无法自己做主,其他方面我想怎样就怎样?”

“没骗你。”聂季朗给她吃定心丸,“不想要陪嫁,我就帮你去掉陪嫁。”

乔以笙强调:“嫁妆还是要的,我只是不想要陪嫁的人。”

一些便宜,该占还是得占。

聂季朗这次的笑明显是被她的话逗笑的:“嗯,聂大小姐的排面,肯定是会有的。”

“对了,不妨告诉你,”聂季朗紧接着补充一句话,“原本,你的陪嫁是婧溪。”

“???”乔以笙诧异得圆睁眼,“她不是聂家正儿八经的小姐,陪什么嫁?聂家的陪嫁不都是底下找来的人吗?”

聂季朗:“我也是这趟办完事回聂家刚知道的,婧溪前些天亲自跟族里的叔公申请的。”

“???”乔以笙脱口而出,“她疯了吗?”

聂婧溪不是口口声声喜欢陆闯、要嫁给陆闯?现在又来给她当陪嫁?她选择的是陆家其他人,她也跟着?

——噢,不,上述的问题其实不存在,仅仅说明一件事:聂婧溪百分百地确信,她选择的人会是陆闯。

乔以笙冷笑不止。说实话,论痴情,她可真是比不过聂婧溪。

聂季朗意味深长道:“婧溪的执著,也刷新了我以前对她的认识。我对这个侄女的了解,还不够多。”

在这种电话之后,庆婶就来问乔以笙,想在哪里吃饭。

庆婶的意思是,乔以笙可以单独在陆清儒的卧室里吃。

但乔以笙没有做出这个选择。

她走出去客厅。

客厅里陆家晟等人均还一个不落。倒并非陆家晟不想走。陆清儒的情况既然暂时稳定下去,且乔以笙又推迟了两天再给结果,陆家晟原本想回公司的。奈何雨太大,他被迫再等等。

方袖在帮忙往餐桌上布菜,杨芊儿则刚把聂婧溪从楼上请下来。

聂婧溪小声给乔以笙出主意:“以笙姐姐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的话,可以借口给阿婆送饭菜上楼,就别下来了。”

乔以笙和聂婧溪的眼睛对视了一下,没给聂婧溪回应,径自走到陆家晟面前:“陆伯伯,不是要我今天给结果吗?”

陆家晟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整怔忪了。

她的音量不低,其余人又始终留意着她,故而也基本都听见了,刹那间齐刷刷朝乔以笙投注形色各异的目光。

乔以笙双手抱臂,望向大家:“我已经想清楚,要选择谁成为我的丈夫。”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