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闻声(二更姐姐)

小说: 我妈妈变成了飒爽校花 作者: 春风榴火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4139 阅读进度:80/94

下午,殷殷百无聊赖地坐在教室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听教授讲着公共课的课程。

手机呜呜地响了起来,是她哥来的消息——

提款机:“111。”

殷殷:“给哥哥请安。”

提款机:“下课来你们学校后门的【有间茶室】。”

趴在桌上的殷殷顿时精神抖擞:“您老人家不会来学校了吧!”

提款机:“嗯,在海城给你买了些护肤品。”

殷殷:“你叫秦肖叔叔送来就好了嘛!”

提款机:“少废话。”

殷殷:“真的,叫你不要来的,这太危险了,被人认出来就完蛋了。”

提款机:“你小时候不总想当星二代?”

殷殷:“但我也不想天天被同学追着问签名呀。”

提款机:“这次我伪装的很好,绝对不会有人认出来。”

殷殷才不相信他咧,每次他都说隐藏得很好、不会有人认出来,结果每次都被人认出来。

就凭谢闻声现今娱乐圈顶流的身份,就算他化成骨灰、都能让无处不在的狂热粉丝认出来。

提款机:“你在上课?”

殷殷:“是呀。”

提款机:“上课你还回短信!想死吗!【敲头】”

殷殷:……

钓鱼执法!

殷殷按下了手机,心里想着对策,又有短信飞了出来,来自殷流苏——

“什么时候下课?”

殷殷:“6:00【可爱】【亲亲】”

殷流苏:“昨天跟朋友去了校外一间蹄花店,挺好吃,下课带你去。”

殷殷:“好哦学姐!【爱你】【亲亲】【亲亲】”

殷流苏:“我在后门附近,先去【有间茶室】买水,你要喝什么?”

殷殷:“!!!”

殷流苏:“怎么了?”

殷殷:“你到了吗?”

殷流苏:“进门了。”

殷殷:……完蛋!

这俩人是心有灵犀吗!

殷流苏知道这小鬼总是一惊一乍,也没在意,径直去柜台前点水。

现在还没下课,奶茶店人不多,三三两两坐在内屋椅子上聊天。

殷流苏知道殷殷最喜欢吃葡萄,所以给她点了全糖厚乳的芝士葡萄,自己则买了一杯柠檬水。

这会儿距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店外炎热,殷流苏索性拎着打包的奶茶随意地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等着殷殷。

她低头刷了会儿朋友圈微博,似注意到对面有人望着她,她抬头,看到有个穿着橘色宽松t恤的少年,正盯着她。

少年胸前有哥斯拉印花,破洞牛仔裤嘻哈又随意,脖子上挂着很时尚的链子,脚上是橘色aj鞋。

她第一反应就是面前这人的衣品…胜过了校园里百分之九十的男大学生。

当然,他这一身都是国际潮牌,价格不菲。

这人很怪,居然戴着一个街上现在都不常见的塑料奥特曼面具。

这面具…和他这一身打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殷流苏没有见怪,因为大学校园很自由,随处可见动漫社的coser和汉服社的漂亮妹妹们,戴个奥特曼面具搞行为艺术,也很正常。

奥特曼就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一动不动,也没有玩手机,也没有做别的事情。

殷流苏感觉他好像盯着自己,但不确定,于是假装玩手机,偷偷拍了张照片,顺手给殷殷发过去:“奶茶店有个人,好怪哦。”

殷殷紧张地戳开了照片。

尽管他戴着奥特曼面具,但殷殷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幼稚鬼就是她哥哥——谢闻声!

这次学聪明了,知道口罩挡不住他那张极有辨识度的脸,这次居然戴了个塑料奥特曼面具。

任谁都不会想到,面前这奇奇怪怪的人会是顶流巨星吧。

殷殷知道她哥这些年对殷流苏是何等思念,几乎都快魔怔了。

看到和她这么像、近乎一模一样的女孩,谢闻声不可能毫无反应。

她生怕他控制不住自己、做出冲动的事情,于是赶紧给殷流苏发信息:“扮成这样是变|态吧!快跑!”

殷流苏又偷偷扫了他一眼,见他不动声色、呆愣愣地坐着。

“没那么夸张,看着挺正常,估计是动漫社的吧。”

殷殷:“你、你不要在奶茶店等我了,你来八教接我下课吧。”

殷流苏:“外面这么大太阳,叫我穿过半个校园来接你,你还真开得了口呢,我们很熟吗。”

殷殷:“哎呀!【眨眼】”

殷流苏:“上课你还回信息还挺快呢,认真听课!”

殷殷:……

又来个钓鱼执法的!

殷流苏放下手机,这时候,有人将一杯啵啵奶茶递到她面前:“学姐,请你喝。”

殷殷抬头,看到一个精干壮实、满身肌肉的男孩站在他面前,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你是…”

“拳击社的新社员,之前在拳击室见过学姐。”男孩眸光清澈干净,笑起来嘴角有酒窝:“学姐,能不能加一个微信,我关注你很久了。”

殷流苏不想随便建立关系,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所以她从不轻易添加别人的微信。

“想追我,先在拳击台上赢了我。”

学弟见她如此直接,嬉皮笑脸道:“赢了学姐,就可以就能追到学姐吗?”

“赢了再说。”

“我会努力的!学姐你等我!”

男孩踌躇满志地离开了。

殷流苏漫不经心地将这杯啵啵奶茶,推倒了对面“奥特曼”手边:“请你喝。”

“姐姐…”

他们之间那种细腻流淌的爱意,从来未曾间断……

少女本能地侧开了脸。

谢闻声端详着她,似乎怎么都看不够。

“因为你不仅在我眼里。”他牵起她的手,落到了他坚实硬朗的胸膛:“你也在我心里。”

男人摘下了面具,吻住了她的颈项,逼得她未说完的话…变成了喉间浅浅地一声嘤咛。

这熟悉的嗓音,是无数次萦绕耳畔搞的声音,是她梦里都在想念的声音。

殷流苏注意到他的手,又细又长,肤色非常白,有青色的脉络蔓延在手背上。

她不知该以何种面目相待,转身匆匆走出了奶茶店。

这人……

纵使理智如何让她冷静,但身体下意识的反应却根本不由她控制。

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开始砰砰砰地打起鼓来。

男人走到她身边,试探性地拉了拉她纤细的手腕,见她没有反抗,他便用力握住,自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可是你一次都没有来。”

他喝了一口奶茶,喉结滚动着。

很轻很轻的感觉,她的皮肤却宛如触电一般,酥麻感瞬间漫遍全身。

“好了,我不想和你争这个。”谢闻声打断了她:“加个微信,别让我找不到你,当初你一走了之,老子差点死。”

此时的谢闻声已然三十有余,面对少女的撩拨,他尚且还能保持镇定:“你何止像她,你就是她。”

十三年啊。

殷流苏不想回答他的话,转身便离开了。

“奥特曼先生,你大概率是认错人了,之前也有个小姑娘,非要缠着我叫妈妈。你看我的年龄,我能给她当妈妈么…”

谢闻声凝望着少女近在咫尺的嫣红的唇,那是他日日夜夜、魂牵梦萦的所在。

“我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殷流苏观察着他,这奥特曼喝个水…都能喝出性感优雅的味道。

“奥特曼”也没跟她客气,拆开了吸管戳进奶茶封口,

“别装了。”

在无人的竹林碎石小径边,谢闻声三两步追了上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殷流苏仍旧防备地望着女孩们离开的方向,害怕她们忽然回头:“嘘,别说话。”

“omg,大明星哎,我是你的粉丝你知道吗!能签名不?”

他很克制地唤了声:“姐姐。”

谢闻声追了上去,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一直跟到了后山湖畔。

“也是。”谢闻声打量着少女清新柔美的脸庞:“你可真让我惊讶,殷流苏。”

“……”

她深深地呼吸着,贪婪地索取着他炽热的体温,享受着这一刻无尽的温存。

谢闻声轻声问:“你要我摘下面具吗?”

这一声魂牵梦萦的“姐姐”,顿时将她带回了那时的无边温柔的梦境里。

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女人的直觉,她下意识地感觉到了不对劲。

就在这时,身后有几个女孩笑笑闹闹地经过他们身边。

女孩们只当他们是亲热的情侣,压根没往这边看过来。

后山湖畔环境清幽,湖光山色倒影着夕阳远景,倒有一些小情侣散布在山坡四处,亲亲热热地看风景、谈恋爱。

殷流苏本要拒绝,听着他最后那句似玩笑、非玩笑的话,心却狠狠沉了沉,本能地摸出了手机。

这般暧昧的氛围中,仿佛这十多年的分离不过就是转瞬的眨眼间。

阳光透过奶茶店落地窗薄薄的白色纱帘照了进来,光晕中的尘埃翩跹漂浮着,在他们中间汇聚成了一条光阴的河流,缓缓地流淌着……

“就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喜欢。”

女人的脚步蓦然顿住。

殷流苏被他逗笑了:“你好意思吗,三十的男人了,叫我姐姐?”

等她们稍稍走远了,殷流苏才松了口气。

他嗓音近乎颤栗了。

殷流苏知道应该头也不回地离开,可此时此刻,她内心情潮翻涌,一步都舍不得离开。

“你不想见见我?不想我?”

随后,他将奥特曼面具戴在了她的脸上,然后将她转了过来,和他对视着

殷流苏深深呼吸着,终究控制住了自己,手从他胸口移开,捏着他的下颌端详了一番,嘴角绽开笑意:“你是谢闻声?”

“是吗。”他微微挑眉:“哪种喜欢?”

殷流苏生怕他被人认出来,迅速攥着他的衣领,将他转了个方向按在墙边,踮脚用脸挡住他的脸。

“我对您面具下的长相不感兴趣。”

他伸手,指尖轻轻触了触她的脸蛋。

感受着男人坚实的拥抱,殷流苏紧紧闭上了眼睛,那是她无比渴望的温暖。

殷流苏无力摆脱面前的少年那如蛛丝一般缠绵的眼神了,她移开视线,不敢看他那张越发英俊成熟的脸庞。

她下意识地感觉,他可能不是学生。

那无数个日夜的欢爱已经在两个人的身体里烫下深深的印记,只在拥有彼此时才是最幸福完美的状态。

“我戴着面具,你大概认不出我。但是就算姐姐变成了灰,我也能认出你。你猜,这是为什么。”

殷流苏猛地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殷流苏定了定心神,望向他:“奥特曼先生,您有事吗?”

“我的每场演唱会,都给你保留了特别的位置,离我最近的位置…”

谢闻声看出了她仍旧在回避他,没有勉强,只说道:“加个微信啊,姐姐。”

“那我中彩票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果不其然,下一秒,男人轻笑:“拳击台上打败了你,就能追到你?”

谢闻声捧着她的后脑勺,用力地吻了上去。

他知道她仍旧下意识地想要保护他,所以往人烟稀少的地方去,心里越发笃定了几分。

只有在他的怀里,她才感觉这个世界是真实地存在着、运行着,才感觉到血液的流动和心脏的跳跃,才感觉到花香鸟叫、万物春生。

“怎么我和你的初恋很像吗?”殷流苏踮着脚凑近了他,暧昧地说:“我运气这么好啊?”

他更近了一步,很小心翼翼,生怕碰碎了这一刻的宁静:“可我想你啊,姐姐,我想你啊。”

谢闻声看着面前的少女故作欣喜的狂热粉丝表情,不耐道:“殷流苏,我叫你别装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