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她的少年乘风而来

小说: 校草天天偷听我心事 作者: 未知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905 阅读进度:312/327

元晴没有丝毫的废话,握着那把刀,直接朝着顾明焰心口处刺去!

同一时刻,顾明焰伸出手,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元晴的动作猛地停住,她难以置信地看向顾明焰……

他不是在节目里说,自己浑身瘫痪,手指也是锻炼了半年才回复了些许可以敲键盘的力气吗?

他为什么有力气能阻止自己的攻击?

顾明焰目光如炬,在宿舍灯光下明亮极了。

“你怎么知道这个时候宿舍就我一个人在?”

“苏清泉告诉你的,对不对?”

“你怎么有我们宿舍的钥匙?”

“苏清泉拿他的给你复制了一把,是不是?”

他一句一句,刺穿元晴的心理防线。

元晴一言不发地咬着牙,眼睛瞪得血红。

但她到底只是个女生,在力量上和男生有着这天生的差距,她根本动弹不得。

她忽然像是失去了神智一般,使出浑身力气往前刺,想与顾明焰玉石俱焚!

但顾明焰却慢慢站了起来。

元晴跟随他的动作,惊讶地抬起头。

他不是在节目里说了自己的悲惨经历吗?全世界都知道他全身瘫痪,他怎么能……

顾明焰站了起来,更方便他反击了。

他用力一掰。

咔——

元晴几乎能听见自己骨节移位的声音。

她手中的刀也掉在了地上,发出“铛啷”一声脆响。

就在这时,门忽然又开了。

一群警察走了进来,当场抓了元晴现行。

顾明焰看着地上那把干干净净的刀,忽然想到自己忘了一件事。

秦孽找他说这个计划的时候,还说会保护他的。

但他到现在都没来!

元晴被控制后,警察也要带顾明焰去录口供。

他跟着警察走出宿舍的时候,看见秦孽站在走廊里,手里拿着块巧克力,饶有兴致地看戏。

顾明焰一想到自己刚刚面临生死,而他却在这里吃巧克力,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经过秦孽身边时,咬着牙问他:“来这么晚,还有脸在这里吃巧克力,你怎么不等我死了再来?”

秦孽想了想,点头:“下次一定。”

顾明焰:“……”

心疼温夏薇,怎么找了这么个骨子里黑透了的男人。

……

到了警局,顾明焰也提出元晴和自己舍友苏清泉不通寻常的关系。

警察说他们会考虑苏清泉的犯罪可能。

他们也问了元晴是如何得知当时就顾明焰一个人在、又是如何拿到顾明焰宿舍钥匙的,但她无论如何审讯,都闭口不答。

警方只能先关她二十四个小时再继续审讯。

……

顾明焰从警局出去时,秦孽开了车过来,在门口等他。

秦孽喊他上车,顾明焰直接翻了个白眼:“我不想跟你玩,你坑我。”

秦孽本来不想多说的,但也不想被他记恨上,只好解释:“当时我真的在一直保护你。

我知道她伤不到你,你们俩说的所有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她什么动作我也能判断出来。”

顾明焰愣了一下,看他样子不像撒谎,就拉开副驾座的门坐了上去。

他盯着秦孽问:“当时你隔着墙,根本没看见,你怎么判断我安全的?”

“我听见的。”

顾明焰皱眉:“……扯了吧。”

“真的。”秦孽指了指前面一个岔路口,那里对他们而言是视觉盲区,“一分钟后,会有三个人从那里走出来,一个微胖的成年女人,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小女孩在吃糖,妇女在打电话。”

顾明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一分钟后,真的有三个人从那里走了出来!而且跟秦孽描述的一模一样!

顾明焰激动地握住他的胳膊:“我去,牛逼啊兄弟!你透视.眼吗?怎么办到的?教我教我!”

“脚步声判断的重量体重,对话声音判断的年龄。”秦孽不急不忙地解释,“去年那场爆炸,我死里逃生,之后我听力和视力都异于常人了。”

顾明焰点点头,仔细想想,又觉得有bug:“我记得去年我瘫痪时,温夏薇曾在我病房门口偷听我们俩说话……”

秦孽点头:“嗯,那时我刚有这能力,我能听见,但是运用的还不太顺畅,我以为门口的是护士。”

顾明焰明白了,他也是靠这一年来熟悉了能力之后,才能判断这么准确的。

他又一脸期待地问:“那我身体里这块十四代,也能给我带来同样的能力吗?”

“大概率不行。”秦孽顿了顿,又说,“这也不是什么好技能。”

顾明焰:“怎么不好了?炫酷极了!”

秦孽答非所问:“去医院时,我都得躲影像科远远的。”

“啊?”顾明焰疑惑了几秒,自己立马反应过来了,“哦对了,影像科有超声诊断仪器,你耳力太强,我们听不见的超声波,你会极其敏感。”

秦孽点头:“嗯。”

而且不止那个可是,现在超声波次声波的运用的太广泛了,到处都有。

之前顾明焰住院的时候,秦孽每次去看他,路过那些科室的时候,脑袋都很疼,严重的时候还会有短暂失聪。

不过还好,自己没事也不用去医院,大大小小的伤病都可以自愈。

“那我还是不要的好。”顾明焰当场就放弃了。

这能力牛逼是牛逼,但弱点也太明显了。

以后要有人想对付秦孽,随便拿个超声波发生装置,要么拿个高频光波装置。

虽然都不至于要他命,但他遭受那种袭击,就毫无抵抗能力了。

宿舍差点挨刀子那事顾明焰就不追究了,他又激动地问:“我滑板呢?”

“在你宿舍。”

“快快快带我回去!”

秦孽发动车子,往学校去。

……

顾明焰回到宿舍,立马拿上秦孽送他的滑板出去玩。

他前几天就彻底康复了,但为了配合秦孽,还要继续坐轮椅,可把他憋坏了。

他从宿舍直奔教务楼。

作为名气响亮的励志偶像,几乎全校都认识他,大家见他突然之间完全康复,各个脸上都惊讶极了。

他无惧任何的目光,来到教务楼下时,看见高逸宁正好从教务楼里走出来。

他朗声喊:“学妹!”

然后,旁边一堆大一大二的真·学妹回头看他。

“顾学长不是在叫我吧?”

“学长玩滑板的样子好酷好帅啊。”

“啊啊啊,我今天忘记化妆了……”

听见一群学妹们的议论,顾明焰慢慢回过味儿来了。

在别人眼里,高逸宁是老师,他不能这么直接,得收敛点儿。

高逸宁也停下了脚步,她站在树荫下,看着他的少年,逆着光。

他干净利落的短发肆意张扬,衬衫的衣摆随风微微扬起。

他乘风破浪一般,奔赴她的身边。

他踩起脚下的滑板,单手接住。

考虑到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他不敢造次,乖乖喊了声:“老师好。”

高逸宁微微昂着头,视线直直地看他。

他们俩站在斑驳的树影下,时光都仿佛变得静谧而安详。

她微微启唇,用只有顾明焰才能听见的声音说:“晚上见。”

顾明焰点头:“好。”

高逸宁被他的同事叫走了。

顾明焰也再次放下滑板,打算去海边。

他早就想好了,等自己能走了,一定要看许多风景,把落下来的都补上。

旁边却忽然有大胆的学妹迎上来问:“顾学长,你康复了呀?”

顾明焰点头:“对啊。”

“你刚才那么开心,是叫哪个学妹呢?”

顾明焰没得到高逸宁的同意,到底不敢公开他们之间的“爱称”,就一边往前走一边回答:“没谁。”

那个大胆的学妹便以为自己有机会了,拿出手机说:“学长,能不能交换个……”

她还没说完,顾明焰已经走远了,还不忘回头回了一句:“不了,我喜欢比我厉害的学妹!”

旁边围观的众多学妹,都觉得这太欺负人了。

他在同年级里就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哪里还有学妹能比他厉害?

他就是不想搭理她们这些学妹而找的借口罢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