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无心之得

小说: 扬锋汉起 作者: 宇十六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999 阅读进度:85/91

右侧隐隐传来流水声,杨安玄向着水流声处行去。

待走近发现是处瀑布,水流直泻而下,站在崖顶张望,足有十余丈高。

再想回转,却见林边王植等人围拢过来,将去路挡住。

追了这么久总算将杨安玄困在绝境,王植松了口气,得意洋洋地道:“杨安玄,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杨安玄三个字,暴露出这伙人确实是为自己而来。

出手四十余骑,陈志是做不到,刁云恐怕也难,京中能有这么大手笔的人曲指可数,最大的可能便是王家。

杨安玄骂道:“杨某做鬼也不会放过王家的。”

王植一愣,自己无意中喊出杨安玄的名字,居然让他联想到王家,若被他逃走,主公非杀自己灭口不可。

你死我活,王植索性摘下脸上的黑巾,眼中凶光一凝,高声喝道:“动手,割下头颅,主公说了赏黄金五十两。”

面对持刀逼近的来敌,杨安玄手持弯弓,暗道不妙,蚁多咬死象,今日凶多吉少。

刀挥砍而来,杨安玄用弓背斜挑,一不小心弓弦被拉断。

王植哈哈大笑,“杨安玄,你的死期到了。”

说着从众人身后越出,杀死杨安玄是首功,五十两金子至少能分到一半,这功劳不能让旁人得了去。

示意其他人退后,王植挥刀向杨安玄斫去。

身后便是悬崖,瀑布发出巨大的奔腾声,杨安玄暗叹,看来只有跃下去赌一把了。

看着满面狞笑的王植,杨安玄心想,临死拉个垫背的,不能放过这小子。

闪身躲过劈来的刀锋,杨安玄用力一扳手中散开的弓。

弓身受力,末梢带着尖啸直击向王植。王植以刀相挡,“啪”的一声,弓身将刀弹开。

“嗡”的一声,王植手中的刀被弹得向后飞出,吓得身后的人纷纷向两旁闪躲。

王植一惊,抖手向后退去。

杨安玄伸手从箭囊中抽出仅剩的那只箭,一个箭步蹿至王植身前。

手中箭往前一送,“噗”的一声扎入王植的咽喉。

王植手捂喉咙,鲜血顺着手指喷涌而出,扑面摔倒在地,鲜血在岩石上流淌。

杨安玄看了一眼手中的弓,弓身被刀砍出深深的口子,已经废了。

这把紫檀木弓是离开长子城时赵田夺自贼兵,轻而硬韧,弓力二石,杨安玄十分喜爱,不想损在此处。

那些追兵如梦初醒,呼喝着朝杨安玄扑来。

杨安玄退至崖边,纵身一跃,从崖顶跳了下去。

耳边风声呼呼,“扑通”一声入水,万幸被他猜中,下面是潭水,深达丈许。

双腿探底后杨安玄用力一蹬,“哗”的一下冒出来头,喘了两口气,心中有念头转过,若是潭底有光亮,该不该穿回去。

划水顺流而下,在浅处登岸,等了片刻发现山顶没有人跳下,脱去外面的湿衣,沿着溪流而下走。

约摸行了一个多时辰,走出了密林,看着广袤的草地,杨安玄长出一口气,耳边的鸟鸣变得悦耳动听。

四望没有追兵,杨安玄看看日头,估摸是申末时分了。

辨了辨方向,朝北走去,行出不远遇到个小村庄。

光靠步行,杨安玄估计回不了建康城了,摸摸身上带的钱未丢失,索性在村中找了户人家借宿。

再说山顶的那些追敌,见杨安玄跃下深潭,有些傻眼,探头往下看了看,水气弥漫,深不见底,没有人敢冒险往下跳。

几个领头的商议了片刻,决定收拢尸体先下山。

王家在十里外有处农庄,那些人带着收拢的尸体前往庄中,派出两人前往府中报信。

官道,一哨兵马逶迤而来。刘衷心急如焚,已经三个时辰过去了,不知杨安玄是否能支撑得住。

及至山边,见杂草踩踏在地,已经没有了马匹,那些追兵应该离开了。

军兵四处查看了一下,没有发现贼人,倒是找到了杨安玄和刘衷的座骑。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率队的丹阳郡周校尉道:“天色已晚,入山不便,先找地方安歇,明日一早再入山。”

也不听刘衷求恳,周校尉带着兵马折向西南方向。

西南方向是界门村,人喊马嘶的声音惊动了借宿在这里的杨安玄。

杨安玄生恐是追兵寻来,不敢出门探看,央屋主楚老爹出门探听。

过了半晌,楚老爹回来告诉他,是官军来寻人,天色已晚,准备在村中借宿。

杨安玄放下心来,笑道:“多半是来寻愚的。”

出门朝村口寻来,一眼便看见站在村前槐树下的刘衷,杨安玄欢声叫道:“刘兄,愚在此。”

见杨安玄无恙,刘衷又惊又喜,周校尉闻讯而来。

例行公事,周校尉询问追杀之人。杨安玄心知就算有实证也扳不倒王家,推说不知。

杨安玄和刘衷身份高贵,莫明其妙受到截杀,出手之人出动四五十骑,背后的人物肯定不简单,既然杨安玄不肯说,周校尉便不细问。

是夜,杨安玄与刘衷抵足而眠,两人联床夜话。

刘衷恳声道:“今日之事刘某记在心上,安玄将来若有差遣只管开口。”

杨安玄想起刘衷出身兵家,试探地问道:“刘兄,愚还真有一事想请刘兄帮忙,不知你在北府军中可有关系?”

刘衷笑道:“家父与冠军将军何谦有旧,愚来太学读书之前,还曾随家父专程至京口拜见过何将军。”

杨安玄大喜,何谦是北府名将,在北府军中是有数的人物,现在军中统兵,若得他一相助,韦淑等人在京口无忧矣。

“刘兄可曾听说过彩霞居的韦娘子?”杨安玄笑问道。

刘衷点点头,道:“韦娘子拒绝琅琊王内史嫁给乐师之时恰逢刘某进京,京中传得沸沸扬扬,韦娘子难能可贵啊。”

看到刘衷一脸钦佩,杨安玄放下心来,将韦娘子随丈夫徐旋离开建康后的情况简单地说了说。

听说王绪依旧纠缠不休,暗中使坏,刘衷用拳砸榻,怒骂道:“卑鄙小人。”

杨安玄把自己有意资助韦娘子夫妻,让他们前往京口开妓院的事说了说。

刘衷笑道:“安玄古道热肠,愚甚是佩服。愚知安玄心意,会写封信给何伯父,托他在京口照应。”

说到兴起,刘衷从榻上坐起身,道:“愚听闻安玄在盛花居与人斗曲,一曲《送别》京中传唱,后来又出了什么半曲《问月》,闹得众人皆知。韦娘子能得安玄相助几首新曲,定然大红大紫。”

杨安玄也坐起身,刘衷愿意帮忙是好事,但人情有往有来,一两次帮忙是朋友情谊,不可能一直倚仗。

想到这里,杨安玄道:“妓楼生意日进斗金,肯定遭人觊觎,所以愚才想为她找个靠山。刘兄为此事奔走,愚愿意给一成利,何将军处另外算。”

平白得了一成利,刘衷笑道:“太厚了,愚愧不敢当。”

“若无刘兄,韦娘子她们无法成事,即便能红一时也终要被人吞没,所以这成利必须给。”杨安玄坚定地道。

刘衷略一思索,不再推辞,道:“既然得了安玄一成利,此事便与愚有关,愚亲自带了韦娘子前去京口,定将妓楼之事办妥。”

…………

青溪王府,得知派出截杀杨安玄的人失手,反被杀了二十三人,王国宝脸色铁青,王绪变颜变色。

让报信之人退下,王绪吸着凉气,面带惧色道:“姓杨的小子如此厉害,五十人抓他反被他杀了近半,若杨家族军皆如杨安玄,那杨家族军岂不要比北府军还要厉害。”

王国宝沉思片刻道:“王植带的那些人不能留在庄中,明日让他们护送商队南下广州,到广州住上两年再回来。你派去监视杨安玄的那个人不能留着,连夜除掉。”

王绪连连点头,道:“宋凌就在府中,愚回去就让人把他埋了。”

静了片刻,王绪试探着问道:“此事定然在京中引发风波,兄长要预作防备。”

王国宝鄙夷地瞪了一眼王绪,道:“放心,牵连不到咱们。杨安玄那小子处处树敌,知道是谁在对付他。退一万步说,就算查到点蛛丝马迹,谁还敢对咱们王家不利。”

王绪笑起来,道:“兄长身为中书令,深得天子器重,确实没有人敢与阿兄作对。”

手指在唇上的胡须上划过,王宝国皱起眉头道:“此是小事,倒是吾亲近天子,惹了会稽王不快,会稽王多次当面斥责,还是要想法子缓和才是。绪弟,你与会稽王还算亲近,去王府寻到机会替吾多美几句。”

“兄长放心,愚知道轻重。”王绪抚须道:“会稽王仍在气恼中,一时不好替兄长圆说。不过,愚在会稽王世子面前屡屡说兄长的好话,世子答应寻机在王爷面前替阿兄美。”

“如此甚好。只要天子和会稽王对吾赏识,其他人的好恶何用放在心上。”王宝国满不在乎地道。

…………

六月十日,新任丹阳尹司马恢子奏报,南篱门外出现一伙马贼,截杀国子生杨安玄和太学生刘衷。

天子震怒,下令严查,陈志和刁云都受到盘问,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

杨安玄从未想过官府能找出真凶,他正在送刘衷等人出东门桥,过北篱门前往京口。

此去京口除了刘衷带了两名部曲护送外,胡原也央求一同前往。

对于胡原的用心众人皆知,苗兰不置可否,杨安玄自然不会做棒打鸳鸯的事,只是不知这对鸳鸯最终能不能成双。

他曾说过,胡原的行止自行决定,既然胡原要跟去京口,那便随他。

张锋对胡原的决定很是鄙夷,这位胡公子分不清轻重,为了苗兰姐居然离开主公,忘记了自己的本份。

不过这样一来,主公身边就只有自己伺候,张锋心中窃喜。

回到建康城,杨安玄想到紫檀弓已损,问张锋道:“你可知何处可买弓箭?”

晋朝禁弩不禁弓,禁甲不禁兵器,集市上便有弓箭出售。

平时张锋没有闲着,在京城四处走动熟悉地形,就是预备着杨安玄询问。

听杨安玄想买弓,张锋笑道:“沿秦淮河有七八处卖弓的集市,稍大一点的到西市口去,那里有好几家卖弓箭的店铺。”

张锋很机灵,杨安玄满意地点点头。

西市口就在小长干,杨安玄带着张锋往回走,顺口问道:“你平日在家中忙些什么?”

“公子不在家时,仆便跟着杨叔(杨怀)照顾几匹马,等得空便求杨叔指点一下武艺。再有,便是替许婶她们跑跑腿,买点东西。”张锋嬉笑着应道。

杨安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孩,想起初见他的情景,一晃快两年了,这个满手冻疮、瘦小的男孩长高、长壮了不少。

这个孩子机灵懂事而且上进,对自己充满了感激,又拜了赵田为义父,值得自己为之投资。

想到这里,杨安玄笑道:“张锋,从明日起你不用照看马匹,上午到墪中识字去,吾会交待杨怀,让他下午和晚间教你习武,你好自珍惜。”

张锋听到杨安玄的话,不管不顾地跳下马来,跪在地上叩头道:“公子厚恩,张锋无以为报,愿为公子效死。”

s..book434172706455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扬锋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