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他乡遇故人

小说: 在古偶剧刷分系统当富婆 作者: 盛夏风动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238 阅读进度:21/111

夙夭觉得她之前想要讲道理的打算是不用想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陈眉比之陈夫人和陈莲,有过之无不及。

那就怪不得她断人仙路了。

夙夭打发夙念先回去,然后自己去了仙堂。

这是一个独立的机构,不属于三宗,也不属于任何的家族,说起来是几位传说中的大佬们联手创立的任务系统。

筑基期以上的修仙者都可以来这里注册领任务,完成任务者不仅可以得到丰厚的灵石报酬,还可以获得任务积点,而这些积点可以换取仙堂里头一些稀罕的功法或者法器,同时还有排名。

因为任务有生死,所以积点排名榜往往比百仙榜还要更加受到大家的肯定,能在这上面排到前十的,是绝对的高手,榜首位置原本的夙夭在上面待了整整八个月。

想起自己的过去,夙夭忍不住掬一把辛酸泪。

为了那群米虫,真是没日没夜的做任务,到头来还被人嫌弃。

真是呸呸呸!

玄火城的仙堂跟其他城里的一样,是一座不太起眼的三层小楼。

楼里没有什么工作人员,只需要将自己的玉牌放进墙上的格子里,便会出现这一层可以接的任务信息,跟全息影像差不多。

夙夭虽然修为掉落,但玉牌并没有被收回,她在一楼打开任务信息,果然发现有一条:抓捕平州城魔族,女,年龄约三十二,其余信息不详。

半年前白玉倾和东方琼没有抓到小程氏,仙门明知道有魔族逍遥在外,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她往玉牌上滴了一滴血,任务条便消失了,而她的玉牌背面则出现了九五二七这个任务编号。

再次来到红袖招,接待她的还是那个女人。

不过她看夙夭的眼神有些奇怪。

“姑娘,你的心上人都走了,你还回来做什么?”

夙夭又给了她一块下品灵石。

“带我去雪娘的房间。”

女人没拿,小姑娘这是来闹事,她可不傻。

“她现在可是这儿的头牌,要是艳娘知道是我带你去的,我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那带我去你的房间总可以吧?经过她的房间时你给个暗示就成。”

钱财动人心,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起了身,她是带客人去自己房间,至于他怎么发现雪娘的房间,就不干她的事了。

“爷,那便这边请。”

夙夭跟着女人七弯八拐走到了最角落的小房间里,一路走来她在中间挂了白色羽毛的房间门口崴了一下脚,夙夭便什么都明白了。

比起外头的精装修,这里头简直就是个毛坯。

一张床,一盏灯,一个书桌。

夙夭看见上头的书和笔墨,摸了三颗灵石出来。

“有劳姐姐,告辞。”

女人突然问:“你就是传闻中的夙家老祖?”

夙夭警觉地看着她,她并没有露出真容,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认出她?

从窗户外头飞来一只蝴蝶,不大也不漂亮,普普通通落在女人的手指上。

“我没什么恶意,也没有能力有恶意,只是对你很好奇而已。”

“我不懂姐姐什么意思。”

女人也没纠结她到底是不是,“我姓谢,玄金谢氏,不过记得的人大约不多了,我的家族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没落,而我没有了家族庇护,修为又差,被夫家嫌弃卖到了青楼。”

夙夭有些吃惊,她记得这个修仙世界,丈夫并没有这么大的权力。

“为什么?”

“我自小就被告诉,要当人上人就必须努力修炼,如果一个人修为不好,那就是个废物。我出嫁的时候丈夫说不嫌弃,我以为是真的,其实不过是因为我家那时候还有些底子罢了。”

女人自嘲地笑了笑,“他后来修为大涨进了三宗,因为我在宗门抬不起头来,卖我的时候我觉得是我对不起他。”

她看向夙夭,“我听说你的事便在想,天之骄子一朝折戟,往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夙夭突然想起白玉倾的话,有些明白他当时的意思了,这些人莫不是都被修炼洗脑了?

“谢姐姐,人生在世,可以做的事太多,修炼固然好,不修炼并不就是废物。你喜欢花便去种花,喜欢书便去读书,什么开心便去做什么,我来一趟世界不容易,为什么要看别人的脸色?”

谢娘子垂目,“我也不想看,可是有什么选择吗?”

“有很多,只不过走自己的路总要寂寞一些,谢姐姐走一走便明白了。”

谢娘子有些触动,抬手将蝴蝶往她跟前送,那蝴蝶似乎是家养的,停在谢娘子手指上一动不动。

“这是我谢家的秘法,不需要高深的修为,只需要拿灵石或者灵力去喂食便可活,五里范围内它可以探听消息,这是我身上的最后一只了,反正我也养不活它,便送给老祖吧。”

夙夭明白了她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大约是之前蝴蝶探听到了她和陈眉的对话,难怪再见她,一脸的古怪。

“你确定?”

谢娘子点头,“谢谢你,我虽不是完全理解你的话,不过我之前有些模糊的想法,如今倒是清晰了不少。”

夙夭拿出一块灵石,谢娘子嘴里不知道念了一句什么,又朝蝴蝶吹了一口气,它便飞到了灵石上。

“滴血,它以后便听你驱使了。”

夙夭出了房门,走廊上到处都能听到让人脸红耳赤的声音,她把自己的衣服敞开了些,露出小麦色的脖子,然后摇摇晃晃地靠在栏杆上装醉汉。

既然得了一只小蝴蝶密探,那就来试试好不好用。

她脑中将指令发送,原本扑在灵石上吃饭的小家伙便飞了出来,它个头小,看着比飞蛾大不了多少,又灰扑扑的,在昏暗的烛光下,几乎不引人注目。

夙夭凝神,眼前出现了小蝴蝶看见的场景,它从门口进不去,便从走廊的窗户飞出去绕到了后面,飞过几间房间之后,停在了雪娘的窗台上。

红烛摇动,那女子拿着金钗拨了两下灯芯,她光着两只胳膊,只披了一件轻纱,往上看肌肤赛雪,耳上两只红色耳环血一样刺眼。

果然是小程氏。